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33年前的文登风雪之行


发布日期:2018-10-29 08:2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吴明萱

  今年10月2日,应朋友之约来到文登,受到当地朋友的热情款待,感动之余,令我再次忆起33年前的文登风雪之行。

  1985年,是我在原崂山县农业机械公司任经理的第二年。那一年的腊月二十五,吃过午饭,我便带着公司的BJ—130货车,前往威海崮山拉年货分给公司的干部职工过年。一路上经即墨、海阳、乳山还算顺利,当车行驶到文登有个叫泽头的地方大雪不期而至,而且雪越下越大,行驶视线受阻,速度可能只有20公里/小时左右。本想晚上8点到崮山装上年货住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往回赶。但是由于天气恶劣走迷了路,进了一个不知名的村子,车没路可走,停在一堆苞米秸子旁边。这时候大概是晩上10点左右,大北风吹着铺天盖地的大雪,那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饥寒难耐,走投无路,我和司机邱义光商量如何解决吃饭住宿问题,决定硬着头皮敲门求救。我下车后准备行动,突然发现一道亮光在远处闪烁,我快速迎面赶去,只见一对大约60岁左右的老夫妻拿着手电筒回家,我像见到救星一样抓住老人的胳膊不放,说明原因寻求帮助,只见两位老人互相啇量了很久,最后告知我错走了8里路,想要回去找到大路也很困难,这时候两位老人做了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决定:把已经熟睡的孙子叫醒,带我们走上大道,然后叫孙子到他姑姑家过夜。当奶奶把孙子送到我面前时令我大吃一惊,原来孙子只有10岁上三年级,穿着大棉袄带着大棉帽,朦朦胧胧睡意未消。爷爷把手电筒交给孙子,反复交待领我们上了大路在哪里停车,然后到姑姑家过夜,明天再叫姑夫用自行车送回来。

  千恩万谢后,在孩子的引导下我们顺利地到了一个叫草庙子的地方,这就是姑姑家,车停下后我要送孩子,谁知道他一下车用方言说了声“叔叔再见”,就快步消失在冰天雪地中。看到孩子的背影我思绪万千。我想这就是老革命根据地百姓的为人处事,这就是胶东百姓与人为善的一贯做法,这就是文登百姓的善良和厚道,假如今夜遇不到这对老夫妻,假如遇不到这个天真无邪的带路人,后果又会什么样呢?我很自责地问自己,为什么没问两位老人的姓名,没问孩子的名字,没问遇险村庄的名称?庆幸的是我永远记住了姑姑家草庙子,永远记住了遍地都是好人的文登。我由衷地感谢这两位老人家和孩子,由衷地祝愿老人健康长寿,祝福孩子健康成长。

  又用了2个多小时,我们才到达目的地威海崮山。此时己到腊月二十六了。卲书记等候一晚上,备好了酒菜给我们接风洗尘。

  腊月二十六早上睛空万里,昨天的大雪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眼睛刺痛。吃过早饭告别邵书记踏上了回家的路。

  路面积雪很厚很滑,由于急于赶路,车又少,所以速度比较快,大约行驶了1个多小时,昨晚曾经路过的草庙子村又出现在眼前,我的引路人是否起床了,是否顺利安全回家了。我努力寻找着昨晚的回忆,是从哪条路拐到这条大道的,但是白茫茫一片,无法辨认乡间小道与这条大道的关系。

  在离开草庙子后,车辆一路向西,大约行驶半个小时,遇到一个大上坡,司机师傅加速往上冲,当车冲到坡顶时对面突然出现一辆大货车迎面扑来,说时迟那时快,司机大吃一惊,下意识往右一打方向,一脚刹车,车辆瞬间向马路右侧飞速滑去,在滑行过程中碰到路边的树木冲击使车辆侧翻,在滑行20多米处车停住了。这时候我压在司机邱义光的身上,脑子一空白,本能地问了句:小邱你没亊吧,他接着问我:吴经理你有没有亊,我说我没亊。这时候我挣扎着想把车门打开,谁知道车的门子在上边,身子站不起来,有劲使不出来,反复尝试了几次未果。就在这时,我听到外面有人说出车祸了,人出没出亊,然后就听见有人上了驾驶室,很快车门被打开了,我和小邱先后被连拉带拖弄出了驾驶室。出来后只见小邱全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蹲在地上脸色腊黄,我连连道谢,拿出香烟来分。

  过了一会,我环顾一看站在车周围共有20多个人,人手一把铁铣,当时我想这下坏了,不知道后面能发生什么?这时一个姓孙的大哥说话了,你俩真有福,命真大,差一点就车毁人亡了,我随他到侧翻的车后面一看,顿时浑身冷汗,原来车是被一棵槐树档住了,车厢就差20公分被树别住了,往下一看是十几米深的结了冰的小水库。我真是千恩万谢,对孙大哥说:大哥我们出门在外出了大亊,多亏你们帮助,使我们脱离险境,帮人帮到底,还需要你和弟兄们继续帮忙,我不会亏待你。说这些话我的本意是: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千万别把我的东西抢走。万万没想到的是,孙大哥说话了:你出门在外不容易,碰上了这些事,我们不能不管,放心吧!在他的指挥下,人分两拨,一拨卸车,一拨到马路上截车。我的车上拉了1.5吨鱼,30多箱苹果,这些货物全部被蓬布兜着没有散落,就像个怀孕妇女挺着大肚子侧卧在沟边上。

  这时候小邱还在不断地颤抖,老孙告诉我在坡顶上有个小卖部,叫我把他送去喝点热水暖和暖和,我怀着复杂的心情送他去小卖部,边走边回头,唯恐中了调虎离山计。在回来的路上,我看一拨拿着铁铣的小伙计在路上拦车,连截了两辆车,因没有拖车绳放行了。当我回到第一现场时,除了车还躺在雪地上,其它货物全部卸了下来。过了一会一辆烟台钢丝绳厂的觧放牌汽车开过来了,经过讨论,形成方案:车往前面拖,形成一定角度时,后面20多人喊着口号往上掀,轰通一声车子恢复了原样。司机小邱过来后,上车一发动轰的一声一次就启动了,他车前车后仔细检查了一遍,过来告诉我连反光镜、倒车灯都完好无损。这时悬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下了。

  我把老孙叫过来商量他帮着把车装上封好,并提出留下2盘鱼(40斤一盘)4箱苹果作为回报,这时老孙一听,火了,说你把俺当成什么人了,你要是这样俺不干了!我在寻思他们不稀罕鱼和苹果,接着说我包里还有200多块钱,你拿去分分吧,下边他又说了句:你真不把俺当成人了。我真的被震惊了,我只能回了一句:我是三生有幸,真碰到好人了。在与老孙交谈中得知他们这帮人是修路工,因为下大雪他们是出来铲雪护路的。

  临行前我给老孙一张名片,告诉他到青岛、到崂山一定找我。装好车后告别了老孙。这时已经下午3点多了,继续往家赶,路越来越难走,路面像镜子一样,一直到腊月二十七凌晨才到家。这次到胶东是给我公司干部职工解决过年的福利问题,实际上解决最大的问题是我的世界观、价格观、人生观的问题。1985年我33岁,文登之行过去了33年,每当回首此事时感触良多。我要感天地之恩,我要感危难救急之恩。我要感文登经历之恩。那个风雪之行帮助过我们的文登好心人,你们现在还好吗?






责任编辑:林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