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仁义文登


发布日期:2018-11-05 08:3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林 涛

  人生于世,谁能永远是坦途相伴一帆风顺?在遇到沟沟坎坎的时候,无不希望有人能伸出手来帮自己一把。其实,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自古以来,文登人一直有着“真诚仁爱、助人为乐”的美德。翻阅史书,可以看到许多文登人雪中送炭、雨中递伞的生动故事。

  (一)

  据清光绪本《文登县志》记载,明代万历年间,文登县城有位富户名叫宋国珠,“性忠厚,家富于财,乐善好施”。万历十三年(1585)盛夏的一天,宋国珠登楼闲眺,看到路上有个年轻人踽踽独行,虽然有些落魄,但难掩书生之气。当时天气酷热,宋国珠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便吩咐仆人将年轻人请到自家客厅喝茶避暑。

  闲谈中,宋国珠得知年轻人姓宋,名廷训,文登县靖海卫人,虽然自幼家境贫寒,但依旧刻苦攻读,学业优良。宋国珠问宋廷训:“今年是乡试之年,宋秀才为何不到省城应考博取功名呢?”宋廷训面露难色道:“我也正为这事心急如焚呢。只因家中贫困,难以凑足一应盘缠。再说文登离省城相隔千余里,如今试期已近,恐怕赶不上了。”一向乐善好施的宋国珠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帮你!”他很快便为宋廷训筹足了应考所需物品及费用,并备好了快马健仆,使宋廷训得以急行千里顺利抵达省城,如期参加了乡试。宋廷训不负厚望,一举中榜,考中举人。万历十七年(1589),他又考中了进士,授户部主事。

  宋廷训为官后,始终“严于律己,存诚慎独,尽革常例,力剔素弊”,累官至山西布政使司右参议(从四品),其后代一直书香相继。直至清末,其远代子孙仍念念不忘:“此万历乙酉年事也,我先人累世相传不忘国珠公。”

  (二)

  家富于财的宋国珠,对于素不相识的人能够解囊资助,非常难得。而靠做小买卖维持生计的于登兰,在他人遇到困难之时,却甘愿自己受苦,而慷慨相助,更是难能可贵。

  于登兰,文登县花岛村人,清康熙年间在京城开了个小杂货铺做点小买卖,“以微资为糊口计”。康熙五十二年(1713)夏季的一天,于登兰站在杂货铺门口招揽生意,看到街上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衣衫褴褛、面色憔悴、郁郁寡欢,热心肠的于登兰上前询问,得知是文登同乡徐士林来京城参加科举考试,因家里贫穷,盘缠无多,吃住几无着落。于登兰顿生恻隐之心,再三邀请徐士林到自己的店里住下。为了让徐士林能安心准备科举考试,于登兰专门为他收拾出一个房间,并承担了其衣食住行等一应费用,而他自己却勒紧腰带,省吃俭用。在于登兰的帮助下,徐士林顺利通过会试,一举考中进士。

  徐士林步入仕途后,历任内阁中书、礼部员外郎、安庆府知府、江苏按察使、河南布政使、江苏巡抚等职,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三十余年“清勤敬慎”,是清代有名的清官,被乾隆皇帝誉为“忠孝性成”“卓然一代完人”。

  徐士林从寒门学子到朝廷重臣,终生不忘在最困难的时刻无私帮助自己的于登兰。徐士林知恩图报,与于登兰结为挚友,特意为他题写了“友中金石”的匾额。外派到地方作官后,又邀于登兰为其幕僚,二人交情笃厚。

  (三)

  清乾隆年间,湖南祁阳人陈大受,进士出身,历任兵部、户部、吏部尚书和直隶、两广总督,官至协办大学士、军机大臣、太子太保、太子太傅等职。

  陈大受之所以能够步入仕途身居高位,当初多亏了文登人刘重选的慧眼识珠。

  刘重选,文登县河北村人,雍正二年(1724)考中进士,初授户部主事,后历任扬州府同知、淮安府知府、高州府知府等职。

  刘重选秉性忠厚,为官后非常注重提拔家境贫寒、学识渊博的年轻学子。在任户部主事时,有一年担任乡试阅卷的房官,看了湖南考生陈大受的试卷后击节叹赏,深感其是个人才,便极力向上司推荐,但主考官却不看好没有录取,刘重选深为惋惜。陈大受家境贫寒,“去家万里,贫不能归”。刘重选知道后,便邀其到自己家里吃住,并在学业上给予了他很多教诲。雍正十一年(1733),陈大受考中进士,选为庶吉士,乾隆元年授编修,御试第一,擢侍读,充日讲起居注官,后一路升迁,官居一品。

  陈大受非常感激刘重选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给予的无私帮助,对刘重选终身事以师礼。

  (四)

  在文登县和南宫县(今河北省南宫市),广为流传着义仆王守德舍子救幼主的故事。

  王守德是文登县城关人林起元的仆从。林起元自幼聪慧,善于作文,崇祯十年(1637)考中进士,授任南宫县知县。崇祯十一年(1638),清兵入关,冀南七十余座县城均遭杀戮,林起元组织南宫县民众奋起抵抗,因寡不敌众,城破殉职,其母宋氏、妻刘氏恪尽妇道,也随子(夫)一同殉国。

  王守德臂力过人,颇有胆略,与林起元感情深厚。林起元应童子试、参加乡试、登进士第,王守德皆伴其左右。林起元入仕为官后,携母亲和妻儿赴任,王守德也携子同往。崇祯十一年,南宫县遭遇战乱,林起元与母亲和妻子一同殉国,留下两个幼子,与王守德之子年龄相仿。王守德慨然曰:“主死君,仆死主,理所应当。我本应随主而去,但恐我主自此无后矣。”遂抛下亲生儿子,独携二幼主冲出重围,历经九死一生颠沛流离,终于回到文登老家。之后,王守德与其妻李氏视两幼主如己出,竭尽全力悉心培养。清顺治十四年(1657),林起元两遗子同时考中秀才进入县学,王守德甚感欣慰,始破涕为笑。后来,林起元之孙林恭特撰《纪义仆存孤事》记录此事,文曰:“林氏一线仅存者,皆老仆力也,视程婴、杵臼之存赵孤何异哉?”

  (作者单位:文登区外侨办)






责任编辑:林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