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文登:天福精神 光耀千秋
​ ——天福山起义发展节点、典范意义及精神引领概论(四)

发布日期:2018-02-08 10:0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驻防祖国南疆的解放军某集团军部队以“天福山”命名营区道路。


  于敬民  杨子林


  (五)天福山起义是革命队伍战略大转移的典范。

  三军西上,是胶东特委组织的战略大转移行动。这个转移之所以称之为典范,理由有二:首先,在战略转移的目标选择上不拘泥于固定的目标,而是根据形势的变化实事求是地确定落脚地。战略转移最早选择的目的地是文、牟、海一带, “岭上事件”使第一次西上受挫后,胶东特委马上组织全体队伍进行第二次西上,目标是旗下牙山一带;因为雷神庙战役耽搁了时间,失去了占领牙山的最好时机,胶东特委又果断地指挥部队向西进发,活跃在海(阳)莱(阳)栖(霞)牟(平)一带,准备建立以莱东为中心的根据地;当黄县的形势需要三军和其他部队联合行动时,三军又毅然决然放弃以莱东为根据地的设想,全体挺进黄县,最后完成了战略转移。

  其二,西上战略转移过程中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不怕艰难困苦、一往无前的革命进取精神:“岭上事件”的发生没有吓倒胶东共产党人,他们又成功地发动了威海起枪的大胜利,重新举行第二次西上;当雷神庙战役三军司令、军政委员会主席理琪牺牲,三军全体将士掩埋了战友的尸体,擦干了眼泪强忍悲伤,一往无前地继续西上;当他们在受到各地反动顽固势力的挤压、给养没有保障的情况下,没有被眼前的困难捆住手脚,历尽千辛万苦积极周旋于胶东中部地区,寻找时机,终于走上了抗战的坦途。他们远离了乡亲,远离了故土,远离了生他养他的山山水水,为了民族的解放,奔向抗日的最前线。

  其三,西上战略转移是宣传队,向全胶东宣告共产党又回来了,共产党是抗日的队伍。武装宣传队西上向社会宣告,共产党没有被国民党对“一一·四”暴动的血腥镇压所吓倒;攻克牟平向全社会宣告,共产党的队伍是真正抗日的队伍;雷神庙战役的胜利向全胶东宣告,共产党是英雄好汉,为了民族的解放,是不怕流血牺牲的;在栖莱牟海两个月时间,三军向广大群众展示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严明的组织纪律性,宣传了共产党的主张。

  其四,西上战略转移是播种机。在西上过程中,三军每到一地都帮助地方党组织健全了组织,指导他们正确开展党的活动;对党的力量薄弱的地方,积极发展党员队伍,建立党的基层组织,撒播共产党的种子。

  后来胶东能够建立巩固的根据地,胶东根据地广大人民能够做出了巨大牺牲,为党的事业作出巨大贡献,与三军的战略转移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三军西上是战略大转移的典范。

  (六)天福山起义是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典范。

  天福山起义是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点范,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在领导队伍里,知识分子出身党员和工农出身党员能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工作。从天福山起义队伍考察,就特委领导层面来说,主要领导理琪、吕志恒、林一山等都是知识分子党员。天福山起义前重建的胶东特委委员中,除了石匠玉之外,其余委员全部为知识分子出身。整体来说,领导层知识分子居多;整个队伍中,工农出身的成员占绝大多数。不同的出身使他们在思想、文化、心理、作风、习惯等各方面都有着不小的差异。但是,在共同的理想指引下,他们遵循着共同的宗旨,知识分子能够尊重工农出身的干部,工农出身的党员又特别敬重知识分子党员。在整个队伍中,形成了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和谐相处的局面。

  其次,天福山起义是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典范,最主要的表现是知识分子能深入到工农群众中去,宣传群众,武装群众,做工农群众的知心朋友和启迪者,和工农群众同甘共苦、共赴国难。如理琪到胶东每天晚上深入到农民家中了解情况。1936年他为胶东临时特委起草《九·一八告同胞书》,号召爱国同胞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利用国耻日向群众进行广泛的宣传活动。

  就个人来说,于得水和胶东特委其他领导的关系就是天福山起义中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密切联系典范的一个缩影。于得水不识字,他和其他大多数知识分子领导干部的关系是“可以把心掏给你”,对知识分子出身的理琪“佩服得五体投地”,知识分子战友对他也都赞赏有加。

  知识分子和工农乡结合最重要的是,共产党员知识分子们,都能深入工农群众之中,和群众打成一片,用我党的抗日主张,宣传和武装群众。走出了一条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光明大路。堪称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典范。

  (七)天福山起义是贯彻统一战线工作的典范。

  天福山起义是我党统一战线工作的典范,从时间上说,抗战统战工作表现在天福山起义前、起义中和起义后三个时期;从统战对象来说,包括国民党政府和各阶层社会贤达。

  胶东特委的抗日统战工作早在天福山起义前就已经在广泛地进行。比较典型的如1937年10月胶东特委派柳运光、于烺到牟平和国民党整训处主任屈凌汉商谈联合抗日事宜;昆嵛山游击队共产党员王亮到文登政训处进行抗日商谈,双方达成了合作抗日协议,并被登载于威海《黄海潮报》;柳运光和于烺与国民党文登县长商谈抗日事宜;曹漫之、李耀文、李蔚川等同志根据特委的部署,利用各自的社会关系和社会影响,在国民党的政府部门积极开展联合抗日的活动,等等。尽管这些统战工作有些成效较大,有的失败,但是胶东特委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联合抗日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

  在天福山起义过程中,胶东特委始终积极开展的抗日统一战线的工作,并在重大问题上取得较大成效。如威海起枪的成功,就是统战工作取得显著成效的典型事例。在威海处于战降不定、阵线不明的情况下,胶东特委正确地贯彻了我党统一战线策略,依靠威海政训处的左派力量,团结和争取了海军教导队中的中间力量,孤立投降派郑维屏,和国民党专员孙玺凤达成了合作协议:孙玺凤把枪械交予我军,我军保护他离开威海。

  事实证明,统战工作能否顺利开展,有时决定于我党创造的有利形势。如天福山起义之前,文登县长李毓英对胶东特委与他商谈合作抗日不予配合;在岭上事件后我方要求他释放被捕战士也遭到他的拒绝,但是当我军壮大并成立三军司令部和军政委员会后,国民党政府马上就释放了我军全部在押人员。

  统战工作的成效,往往决定于我党所领导的武装队伍的壮大。如,攻克牟平和雷神庙战役之前,由于我党经过威海起枪之后实力大增,曾和国民党张建勋部达成联合攻打牟平城协议。后来我军在雷神庙战斗中处于紧急危险时刻,依仗张建勋部在外围放枪解围,我军才冲出雷神庙。

  胶东特委在贯彻统一战线的工作中,坚持正确的策略,对那些顽固不化的坚决给以打击,如文登盐务局头子王兴仁顽固反共搜刮民财,我军前往将敌包围,夺回了武器武装了自己。同时对那些不愿抗日的国民党基层政权也采取了强制行动,将高村黄山汪疃基层政权的乡校枪支进行了收缴,使起义队伍得到发展壮大。

  在统战中坚持有团结有斗争的策略,对一些人要抗日就欢迎支持,要反共就坚决给以打击。如福山的陈昱、黄县的王景宋、掖县的赵森堂、蓬莱的周拥鹤,当他们抗日,我军就支持欢迎,他们反动,我们就坚决反对。

  胶东特委在贯彻统一战线的工作中,坚持在社会各界及各阶层中宣传抗日救亡主张,博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同情、支持和帮助。特别是在根据地的建设上,共产党能和党外人士同甘共苦,尊重党外民主人士在政权建设上坚持三三制,使抗日民主根据地不断巩固扩大。

  天福山起义是贯彻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的典范。

  (八)天福山起义是为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典范。

  天福山起义在抗日战争中的重大贡献在于,第一,由于天福山起义是抗战爆发后胶东最早发动的武装起义,特别是雷神庙打响了胶东抗战的第一枪,因而它带动和影响了全胶东的抗日起义。威海、黄县、蓬莱、莱阳、牟平、荣成、即墨、福山、栖霞都在胶东特委得部署下,相继举行了10余次抗日起义,起义后组成的队伍都编入了三军这一大旗下。即使是掖县的三支队也是在三军大无畏地与日寇血战的激励下成立的。这对于扭转胶东抗战形势、进而推动全省的抗战形势发展,以及鼓舞人们抗日斗志作出了重大贡献。

  第二,三军西上后建立了山东第一个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蓬黄掖根据地。蓬黄掖根据地的建立,一方面为其他地区建立民主根据地提供了经验,更重要的是它为我党领导的山东抗战,为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第三,三军西上建立蓬黄掖根据地后,成立了我党在山东的最早的金融机构——北海银行。为粉碎敌人对根据地的经济封锁和掠夺,发展根据地的经济,为胶东抗战提供了雄厚的物质基础,为支援全省以至全国的抗战都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后来,山东根据地以蓬黄掖根据地的北海银行为基础和名称,建立了山东根据地的总银行。北海银行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两个历史时期,1948年12月与华北银行、西北农民银行合并,组成了新的中国人民银行。三军西上建立的北海银行为中国人民的金融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第四,天福山起义队伍为人民军队,特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1938年9月18日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成立时,人数达7000人,占整个山东纵队人数近三分之一;抗战末的1945年8月胶东部队编为5师、6师和警4旅、5旅。解放战争中,天福山起义火种发展为华东野战军的9纵、13纵,东北野战军的4纵。1948年又新成立了5师、6师。后来这些部队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31、41、32军。他们南征北战屡建奇功,涌现出“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塔山英雄团”等著名战斗集体,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第五,天福山起义队伍活动地域上的人们为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巨大牺牲。仅天福山起义的发起地今威海地区,抗战期间解放战争中就有64592名青壮年参加人民军队,仅在册的牺牲人员就有20616人。红色的五星红旗染洒有天福儿女的殷殷鲜血。

  第六,天福儿女为解放全中国告别故土乡亲,“北上”、“南下”作贡献。北上支援东北解放区的建立,南下开辟新解放区。继1948年3月胶东第一批干部南下后,1948年12月上级从胶东又抽调3650名干部南下。仅今威海市就有近千人南下。他们不怕艰苦长途跋涉足迹踏遍江西、河南、江苏、浙江、上海、湖南、福建、四川、云南、贵州等十余省,为巩固和建设新解放区作出了重大贡献。

  第七,天福儿女积极支援前线,用小车推出新中国的建立。仅天福山起义发起地今威海市,不完全统计,就有支前65000民工,担架5000多副,大小车8300多辆,牲畜20300多头,另有挑担、木船等支前物资支援前线。民工个人获得“支前模范”“开路先锋”等称号和锦旗无数,为全国的解放立下了不朽功勋

  天福儿女是为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典范。

  三、天福精神的时代引领

  天福山起义距今已经80周年,人世沧桑,岁月如歌。当年首举义旗的人们大多已经谢世,但他们创造的精神财富还在激励着天福儿女勇往直前;起义的往事也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但先辈们所固守的人生价值观依然代有传承;这方热土还如当年那般郁郁葱葱,但它所承载的已经是天福儿女对中华梦的追求。

  硝烟年代磨练出了天福精神,天福精神延续着时代引领。何谓天福精神?

  (一)同赴国难的担当精神。1931年9月18日日寇开始占领了东三省,紧接着,他们又发动了侵略上海的战争和侵吞华北的强盗行为。1937年7月7日他们又发动了全侵华战争。中国的大片土地沦于日本的铁蹄之下,中华民族处于灭国亡种的危难之中。面对民族危机,中国共产党挺身而出,号召全国人民实行全面抗战。天福山起义的先辈们为了拯救国家命运,挽救民族危亡,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毅然决然地走上了抗击日本侵略的征途,担当起拯救国家民族重担;担当起保卫人民、保卫家乡的历史重托。这种担当精神铸造了中华民族的钢筋铁骨,是中华民族摆脱半殖民地半封建命运的不屈脊梁。今天,我们从事着前无古人的伟大的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业,仍然需要天福担当精神的引领。

  (二)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是整个中国大地失败情绪的蔓延。汉奸们投靠卖国,国民党节节败退、弃城而逃,一些有钱人、有地位的人纷纷向后方逃跑避难。有良知的中国人面对日军的野兽暴行,早就压抑着仇恨的怒火,凝聚着反抗的情绪。面对危急的的胶东大地,谁敢登高振臂?谁敢一马当先?唯我天福儿女。天福山起义敢为人先,先天下之忧而忧,高举起胶东最早的抗日大旗,成为中共领导的山东最早的三大抗日起义之一。它对整个胶东的抗战发挥着深远的影响。天福开拓精神,就是一种创造、创新精神,就是一种敢干前人没有干过的事业。

  (三)忘我舍身的奉献精神。胶东老红军战士张修己倾家荡产支援革命,支援党的活动,支援抗日起义,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被人们亲切而尊敬地称为“老贴”。“老贴”精神感染了那个年代的热血男儿,也激励着后人的家国情怀。多少“老贴”抛家舍业,多少人义无反顾,为了国家和人民贡献者了自己的青春;多少“老贴”舍弃了个人的幸福,甚至宝贵的生命。多少“老贴”的奉献,换来美好的今天。今天为了使我们伟大的祖国能够富强,我们仍需要这种奉献精神。

  (四)追求真理的求实精神。“一一·四”暴动失败,有的人退缩了,有的人背叛了初心。但是有更多的人在思索,还有更多的人在翘首以待。革命的前途在哪里?今后怎么办?更多的人在思索着,在摸索着前进。理琪胸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深入群众,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的总结出胶东党组织的缺点和存在的问题,科学地指出了前进的方向。为天福山起义做了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理琪的这种求索精神,感染了那个年代整整一代人。在他们前进的脚步声中,伴随着的是不停地追求探索,遵循的是实事求是,走出了一条理论联系实际的康庄大道。

  (五)顾全整体的大局意识。舍弃个人为着普天下的人民,舍弃小家顾全中华之大家。天福儿女为了民族的解放,为了抗日的大局,他们告别乡亲、告别生养他们的故土,风尘仆仆地踏上西上的征途,为的是抵抗外敌侵略、求得民族独立的大局。又为了全国的解放大局,他们“北上”“南下”,开辟建设了一块块新的解放区,直至全国的解放。“解放战争是山东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民工支前也是天福儿女的大局观念体现。具备大局意识,识大体、顾大局是天福精神的本质内涵之一,这种精神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岁月都是天福儿女的优秀品质和宝贵财富。

  (六)舍弃私念的廉洁意识。先辈抱定了一个信念,从参加革命的那天起,就不是为了个人致富发财,他们追求的是人民的解放、新中国的诞生,追求的是广大人民的幸福。他们革命几十年,没有为个人私藏一文钱,没有给家人带来一份利。人们感叹地说,“那年月的干部都这个样”。——这是震天响的赞歌。舍弃私念的廉洁意识,是战争年代那一代革命老前辈的集体标签。那是整整一代人的整体品质,那是一个不用天天挂在嘴上重复的信条,也是人们之所以无限缅怀那个年代的感情诱因。不为金钱折腰,不为私念左右,发扬堂堂正正做人的天福廉洁精神,开拓出文登一方净土。

  (七)自觉革命的主动意识。抗战初期党中央派了很多干部和军事人才到山东组织领导抗日起义,但却没有派人到胶东;山东省委很早就部署了全省分区发动起义的计划,但直到胶东特委发动起义的前夜才得到省委的指示。天福山起义居然成为最早的抗日起义,这是胶东党组织自觉革命的的体现,是胶东共产党人主动革命的信念所在。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业中,天福儿女继续秉承着这一主动干事业的精神。

  (八)不忘初心的服务意识。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就是五个字:为人民服务。战争年代共产党人和先辈们,为了人民的解放,抛头颅洒热血,全心全意、完全彻底地为人民服务,为的是人民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正是因为不忘初心,党引领人们站起来了;正是不忘初心,党又领导人们富起来;我们要继续不忘初心,还要使我们的国家强起来。复兴伟大的中国梦,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需要天福精神,需要“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天福山起义的岁月已经远去,创造那段历史的先辈也已大多作古。唯有遗址遗存遗物还依稀地印记着当年的刀光剑影;尚存着的有限文字在诉说着一个时代的豪情壮志。今天,天福儿女在天福精神的引领下,继续传承着昨天先辈们所期盼的伟业,创造更美好的明天。(完)


  (第一作者系山东社科院甲午研究中心研究员、山东大学(威海)兼职教授、原文登师范学校副校长。)






责任编辑:林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