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那片故土·童年记事
——邵象英漫画选登

发布日期:2018-03-09 08:57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编者按

  邵象英1955年生于文登宋村,1975年迁居云南。曾担任企业董事长、总经理,先后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城市妇女巾帼建功立业标兵等荣誉称号。业余创作大量漫画、小说插图等作品。已出版《那时故乡》《那时乡村》两部漫画集,收入邵象英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文登往事为题材的漫画400余幅,画集记载了一个时代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也展示了文登独有的方言和民俗。第三部漫画集《那片故土》即将出版,《那片故土》在邵象英女士的漫画作品的基础上,增加了文字以及邵相家先生的打油诗,使画集内容更加厚重。本报特辟专版,选摘部分作品以飨读者,先睹为快。


拾了一个蛋,引来一群伴




  我们那个年代的乡下,鸡蛋鸭蛋是农家的“活期存折”,所有零星开销全靠它。但那时的黄鼠狼太多,偷袭活禽如家常便饭。为此,家家除了在暗沟明道放有捕笼外,都习惯在灶旁搭一个鸡窝,放些干草,供鸡鸭下蛋和睡觉,天一黑,主人关门,插上又厚又长的门拴木,人鸡共享安泰啦!

  那时的农家,养鸡很普遍,但养鸭巴的不太多。因为,鸭巴能吃能撒,每年仅开一次张,下四五十个蛋后,就要休闲八九个月,很不划算。而鸡一年四季都不闲着,养着下力的那只,开张后,每天下一个,连下四到五天,中间隔一天,接着往复,逗得主人见人就夸,把它当成家里的小贵金了,吃么好的人靠着也得先丢给鸡一把……

  我记得鸡是上午吃完朝饭后,吃晌前这一时间段下蛋。鸭巴是传承了候鸟栖息的生理特性,则选于夜晚下蛋。但鸡、鸭巴下蛋期间都有那么几个“另类”,我们称“得瑟腚”,老辈叫下“颠次蛋”,自家有窝它不进,非得飞到邻居家的厢房、道厅、草缝、杂间去下,偏要上房翻越去街边的草垛、墙根、断壁、碎枝中去下。有的鸭巴本应晚上下,但它要忍着去小河、沟叉、死水湾子、杂草滩子去下。经常听见有的孩子在河滩、石缝、湾里、草堆里拣着鸭蛋或鸡蛋,但我是从来没拣着。我也相信发这种财的机率不高,因为,家家对鸡鸭的关注度远远高过对自家那堆孩子的关注,一旦发现自家的鸡鸭有“劣迹”,立马会对它们实行“双规”。 俺家门西就有条小河,长年流水潺潺,那里是俺村二连片所有鸭巴的欢乐场。大清早,成群的鸭巴从不同的乡道,伸颈扬脖,拍打着有力的翅膀,扭动着肥硕的身躯,呱呱呱呱地向河里扑去,用它扁平的嘴铲,翻石拱沙,寻找着小鱼小虾。中午时分,累了,困了,它们会集结在背阴的河床上蹲下来,将头插进翅膀里,悠然自得地午休啦……

  捡了一只鸭蛋,

  引来一群伙伴。

  都想发个小财,

  心中充满期盼。


冬日乐园


  说起小时候,冬天在冰面上“打猴”(打陀螺),至今都会捂着嘴偷笑出声。

  陀螺,呈圆锥形,用绳绕上后抽拉或用鞭子抽打,可以在地上旋转,是那个年代孩子们在地面和冰上玩耍的主要玩具。

  北方的冬天,大雪连绵,万物冰封,屋里的碗冻成串儿,缸、罐儿里的水和油冻成块儿,屋外的水库、河流、沟叉、水湾及大街小巷,都冻成无边的镜面。这时的孩子们忙活着两件事:到处找木头,自己削陀螺,找好一枚小钢珠,在削好的陀螺腚上抠眼固定即成。鞭子就简单了,抽一根编筐的棉槐条子,偷几根老妈纳鞋底的麻绳或棉线,在棍前方转圈刻道痕,把鞭线绑上就行啦。有手巧的小子,还会将彩色的“溜溜蛋儿”固定在陀螺顶端,旋转起来似一团焰,灿烂耀眼。去冰上打陀螺,是一生再也无法复制的愉悦和疯颠。几十号孩子集一堆,一声声鞭子响,一阵阵喝彩声,谁的“猴儿”转得最快最长谁最了不起,取经学习的孩儿会围着一大圈看示范。由于围观人多,冰面特滑,传经送宝的孩儿一得意,拉开架式表演,猛的一退一拐,你拌我我撞你,唰唰唰的摔倒一大片,跌趴着的,躺着的,仰八叉的,嘴磕冰的,哭的笑的叫的闹的呼天喊地,孩子们努力的想赶紧趴起来,但爬起来又滑倒,再爬起来又再跌倒,有的小伙伴忍不往上前救助,才刚拽起来,啪地俩人同时一个屁股墩儿,逗得看玩的人们腰都笑岔气啦……

  天寒地冻,

  滴水成冰。

  漫天雪花,

  刺骨寒风。

  屋檐股凌,

  窗花晶莹。

  水库河流,

  大地冰封。

  冬日乐园,

  美煞孩童。

  自制滑车,

  哥拉小兄。

  刻个木猴,

  旋转不停。

  支起筛子,

  扣雀成功。

  冰下取鱼,

  凿个窟窿。

  嘴哈热气,

  小脸通红。

  现在回想,

  昨日旧梦。


  “军演”



  弹弓,构造很简单,做弹弓是那个年代孩子们的拿手戏。一个丫子树杈,两条从废旧手推车内胎剪下的拉条,从破皮鞋帮上捥出个兜碗儿,穿插绑捆即可。

  弹弓发射用的子弹,多为碎石泥块,大小轻重,视敌强弱自行掌握。

  弹弓发射的目标就更随意了。飞禽走兽瓜桃梨枣树桩杈枝,也可墙上画个圈儿,地下丢个花生米儿桃核儿,远处竖个石头木棍儿等等,反正随意指哪儿,哪儿就是“军演场”。至于因为打弹弓惹祸挨揍的事吧,那可是此起彼伏。昨天,谷地儿因把点着后的鞭,用弹弓往天上射,将看玩的豆儿吓得后晌说胡话,人家领孩儿上门指认。今儿,三胖家刚要吃朝饭,二门“吱咯”一声,河西占贵婆骂骂咧咧闯进来,把怀里的一只鸭巴往炕上一搁,指着三胖控诉开始:俺这只鸭巴一年四季在河里找食吃,开张能下60多个蛋,管俺一年的洋油盐酱醋,这下好了,倷儿郎用弹弓练瞄准,把俺的“小贵金”的腿打残了,不吃不喝不下蛋,倷说怎么弄吧?三胖爹妈一听,按倒儿郎劈头盖脸的开打起来,边打边叫呼:占贵嫂,你把炕前面板后的擀面棍递过来,俺今儿也要把他的腿打断,叫他也遭遭瘸腿的那滋味……

  占贵婆一看,这场面掌控不了啦,大叫:别打啦!别打啦!怪俺嘴贱,一把勒过自己的鸭巴,气吭吭的出了门。边走边念叨:穷驴子八劲的,俩口的心比他儿郎还狠……

  找个树杈,

  打磨溜滑。

  橡胶皮筋,

  皮兜弹夹。

  苹果甜瓜,

  小鸡鸭巴。

  身边万物,

  都可当靶。

  技术高超,

  指哪打哪。

  命中率高,

  出神入化。

  邻居鸡鸭,

  惨遭射杀。

  主人上门,

  惹火爹妈。

  劈头盖脸,

  一阵毒打。

  严格家教,

  陪伴长大。


忆苦思甜,曾让我们泪流满面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期,为了开展阶级教育活动,全国各地兴起过类似于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内掀起的,诉旧社会和反动派的苦,鼓舞士气,英勇杀敌及土改时期斗地主的诉苦运动,我们那时叫忆苦思甜活动。就是让苦大仇深的老贫农诉旧社会的苦,思新社会幸福来之不易,并配合吃忆苦饭唱忆苦歌等活动,以唤起人们的思想觉悟,达到教育后人的目的。

  记得俺村诉苦诉的最生动的是一连的田明风大娘,曾被推荐到省、市、县、公社专题演讲,是当年远近闻名红极一时的诉苦专业戶,60多岁了入了党,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

  上高中后,班里墙上的广播匣子经常放着的忆苦歌词是:天上布满星,月呀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班级生活委员提着一桶从伙食团打来的忆苦饭(萝卜叶子合麦麸煮熟)一勺一勺分给每位同学从家里带来的碗(越破越好),吃的这个夹档儿,教室门一开,请来的老贫农代表走上讲台,诉苦大会正式开始。有时在政治课中,也会忆苦思甜,会让语文课代表朗读《两块银元》,烘托悲情氛围。

  当年那些苦大仇深的老贫农,最受社会爱戴,最受人们的尊重。曾听人传,靠海的侯家公社河杨家村有个叫刘大贵的老太太,解放前被卖到地主家当丫环,曾几易买主,受尽苦难与凌辱。诉苦大会上她在台上嗷嗷嗷的大哭,台下听众唔唔唔的抽泣,还真有教育的实效作用。受到各级领导的接见和表彰,感激之余,特将自己的大名改为刘爱党。后来,在热心媒体的帮助下,老太太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老家,父母虽已亡,但她知道了她本姓曲,又毅然将刘爱党的大名再次改叫曲谢党……

  忆苦思甜报告会,

  台上唏嘘台下泪。

  回忆过去遭过罪,

  感恩幸福新社会。


冬菜


  那个年代,乡下人吃的菜,都是自家菜园和生产队菜园顺应四季自然节气种出来的。

  春天是个最缺菜的季节。吃的菜一部分是冬窖剩余的白菜、萝卜,一部分就是秋天储存的干萝卜丝,用水发开后,炒、馇、包角儿吃。干萝卜缨子水泡后,剁碎加豆泊馇菜豆沫吃。同样,干萝卜干水发后,切成短节入碗放点油和酱,垛饭撑子上熥着吃。另外,还有坛里腌萝卜也可摆上桌了。

  夏天的菜就多起来啦!芸豆、南瓜、方瓜、西红柿、黄瓜、茭瓜、土豆、韭菜、芹菜、茄子、缨头菜等,尤以院墙上挂的方瓜,地里长的大南瓜为最多。

  秋天的菜,还是以白菜萝卜为主。刚应秋时,生产队棒棒地的沟帮地边种的结有菜豆,自家园也种点老白、油菜、菠菜、缨头菜等。

  秋天,是个月子婆都急着下炕的大忙季节。不光忙收,还得忙晒忙储。一般是各家在菜园子开挖地窖,把现砍下的大白菜,生产队分的萝卜入窖埋好插上地标。把萝卜切成丝撒席子上晒干。把萝卜打成片中间剐一刀,挂铁丝上晒干。把萝卜缨子撂房顶、院墙,草垛等地场晒干,最后将干菜收储。再把剩余的小萝头洗净入坛加盐腌成咸菜即是。

  寒冬来了,大地冰封,白雪皑皑,农家人有了秋天的储备,稳坐热炕头,吃菜不发愁。由于那时的乡村,种菜用的都是农家肥,我就看见俺妈种白菜时,在每棵苗的旁边挖个小坑,将碾碎的黄豆饼渣倒进去做肥。所以,当年不用水洗,任其生吃的蔬菜很多。西红柿、黄瓜、水萝卜、白萝卜、大白菜、芹菜、芫荽、葱蒜等,你们吃过吗?记忆最深的是,一帮女人去生产队菜园子干活,顺手掐一棵韭菜,又劈一叶莴苣,包在韭菜外边,塞嘴就吃,那股鲜嫩的原生的呛味,至今咂嘴不忘……

  头伏萝卜末伏菜,

  立冬萝卜收起来。

  冬储白菜窖里埋,

  好天要把萝卜晒。

  头儿辣,腚儿白,

  中间生吃是最爱。

  桁子挂满萝卜干,

  萝卜缨子翡翠赛。

  集体食堂萝卜汤,

  一月菜金两三块。

  秋收冬藏准备好,

  漫漫冬日主打菜。






责任编辑:刘丹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