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千树万树梨花开


发布日期:2018-04-17 08:5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俺村的梨树开花了。

  俺村的人都在梨园授粉。

  这是俺村春天里,最壮观的场景之一。梨花从开到败,不过一周,授粉最佳时间只有三天。因此授粉是每年四月最重要的事情。我没有授过粉,只是无端地觉得,授粉是一项很有舞台感的劳动。三五成群的妇女们,穿着花衣裳,包着花头巾,在花丛中工作多美丽,就像《诗经》里“采采芣苢,薄言有之”“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的那些上古女子。

  去梨园的路上,我想,给梨花授粉用的是梨花吗?还是用毛笔呢?要不用筷子?到了梨园,只见一树一树梨花盛开,每一棵树都是三七开,七分花朵,三分蓓蕾,花朵都是初开,最早的一朵也开不过二十四小时,一朵落花也没有。妇女们正在授粉,树下有只小狗。一看,却有些讶然,她们手里拿的,不是毛笔,不是筷子,更不是梨花,而是铅笔。带橡皮擦的铅笔。她们用的是有橡皮擦的那头。

  她们说,这是经过很多失败的尝试后,选择的最佳工具。她们先后尝试过竹枝、自行车的气门芯,最后发现铅笔擦最好用。

  梨花开时气温低,没有蜜蜂,所以需人工授粉。如果天气晴好,则要上午一遍,下午一遍。

  俺村的人,能预知下一批梨花的开放时间,能说出每一朵梨花开了多久。在艳阳高照的中午,她们多次目击过一朵梨花徐徐绽放的全过程。

  她们一手拿着盛有花粉的小瓶子,一手拿着铅笔,沾一下花粉,点几朵梨花,好像她们是画家,一手拿着调色盘,一手拿着油画笔,画春天的音容笑貌,也画秋天的果香蜜甜。所有的梨花都凑到眼前,举起它们的盘子,渴盼着、承接着。雄蕊是一圈胭脂红,雌蕊顶着蜜珠,亮晶晶、羞答答地,铅笔点过来了,花粉立即被蜜珠含住,流向子房。

  “沾上一粒就行了,咱们肉眼看不到。”她们说。嗯,是挺神奇的。她们还说,授粉成功的梨花,蜜珠马上就消失了,柱头马上就卷起了,雄蕊也很快由胭脂红变为黑褐色,花瓣就被风吹走了。俺村的春天就进入了妊娠期。

  梨花一万朵、一万朵地开,开成一片香雪海,这是俺村的午后。有动,有静,有描绘春天的人,有酿造甜蜜的人。

  俺村的春天,没有袖手旁观的人。他们就像蚂蚁一样,工蜂一样,也像牛、像马,在多年的劳动、各种的劳动中,默默形成了明确的分工,每个人在每件事中所要担负的使命无须分配,完全天成。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俺村的人就是这样一群自觉自愿的人。

  除了看电视,他们从不休闲娱乐,每个人都在一种极端勤劳的状态中活着。他们不赏花,他们说,今年梨花开得好,不是说好看,而是说收成好。他们也不觉得梨园里那些密密麻麻的紫花地丁、麦瓶草多么好看。只有小狗在这些野花中欢跳,刨土,用前爪刨,用鼻子拱,一无所获也很快乐,一嘴泥地看着你。

  从梨园离开时,遇到一群前来授粉的妇女,她们丰乳肥臀,身材都像梨。






责任编辑:刘丹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