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峰山五月春意浓


发布日期:2018-05-04 08:36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丛桦 文/图


  248公顷绿地,十万树木,一个人独享。雪松林立的山路,遍开蓝紫色麦冬的花径,水波荡漾的小湖泊,仿古亭台里的美人靠,一个人独享。一个人的走走停停,一个人的轻云出岫,一个人的山路蜿蜒。

  很多次,坐在湖边木椅上。没有人,树林寂然,水面如镜,仿佛停驻的时光。叔本华说,泪水是出于对自己的同情,我是出于爱,爱这滚滚红尘,这蓝天,这阳光,爱这人间的温暖和悲伤。

  暮春时候,峰山上百鸟唱,槐花落。南风吹过,槐花轻轻地飞,像碎纸纷纷。风在天上行走的声音,落花在地面安息的声音,在这里成为流年。

  趺坐石上,看一千棵树临风而舞,挥着绿袖子。

  终于知道树林里的鸟叫灰喜鹊。峰山有喜鹊、麻雀、戴胜、斑鸠、雉鸡、白头鹎,还有布谷鸟。五月,布谷鸟叫,布谷、布谷、布谷。布谷鸟的声音在所有的鸟鸣中可算宏亮,仿佛哨音,响彻空山。又越陌度阡,追唤行云,季节为之变换。前苏联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俄罗斯的森林里薄雾缭绕,布谷鸟叫了。女战士祈祷着:“布谷鸟,布谷鸟,你说我能活多久?”说完之后,开始数布谷鸟的叫声,叫多少声,就能活多久。峰山上,布谷鸟叫着,不紧不慢,一个节奏,一个间隔,停顿着,平静的。布谷。布谷。布谷。我数起来,一、二、三……满山远远近近的布谷鸟都叫起来,数不清的。

  峰山的樱花并不漂亮,因为树都是刚栽的,树冠直径不过一米,树干绑着稻草,树下留有浇水的土圈,地面的植被也没长好,景致简陋,比起袁宏道看桃花那地方差远差远了。袁宏道有一篇《雨后游六桥记》记录了他和朋友赏桃花的美事。那是明朝万历年间,袁宏道邀好友与桃花作别,落花积地寸余,忽一人白衣骑马而过,鲜丽异常,于是,袁宏道和他的好友们谁穿了白衬衫的,就都脱去外套。微醉后,他们躺在地上,以面受花,脸上落花多的就罚酒,落花少的就罚唱。每读至此,我都大笑。一壁落英缤纷,一壁白衣胜雪,何等风流!

  再往前,有庆历六年,欧阳修的醉翁亭盛宴,有永和九年王羲之的曲水流觞,现在有曲水,但已没有流觞,有亭,但已没有醉翁,有酒,但已无人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那样的生活,已经失传。

  所谓孤独就是,你面对的那个人,他的情绪与你自己的情绪,不在同一个频率。这没关系,除了人,还有别的,那春风里绽放的花树,那天上闲散的云,那峰山上变换的季节,它们的情绪和我的情绪,永远在一个频率。

  没有孤独。何来孤独。在峰山,我看见单飞的豹纹蝶,独唱的白头鹎,最后一朵松果菊,它们不孤独,它们的身影,忠诚地陪伴,形影相随,就是安慰。每一场经过峰山的风都和它有互动,甚至那行云,甚至那岁月,都和它有无声的沟通,共同构成一座山的精神家园。

  有时看独自在山巅高旋的鹰隼,控制整个山头,俯瞰森林、草地、溪涧淙淙,都是它的领空,仰望它,觉得它强大而富有,一点都不孤独。






责任编辑:林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