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萝卜青菜


发布日期:2018-06-28 08:49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王君夏


  “入了伏,挂了锄。”村里的老讲究早不大灵光了,自有了大棚小棚,整个物候乱了,想吃点什么,只要不怕花钱,啥时候都有。可是,有一些章程还是要有的。那么,就趁着入伏的时候,种点萝卜吧。过了头伏,萝卜就长不够个儿了呢。

  整畦,起垄,点种,浇水,麻麻溜溜就成了。才几天呢,小苗油油绿绿,翠么生生的罩畦了。勤快的婆娘,见了新鲜鲜娇滴滴嫩生生的小苗儿,口舌生津,馋的拉不动腿。一棵棵间了,回家放锅里热水一潦,味精咸盐香油的那么一拌,呵,清新爽口,人间至味。或者就直接洗洗装盘生吃,辣丝丝,甜滋滋,吃一盘,再吃一盘。男人看着吃相凶狠,拿眼剜了,面上却温柔:酸男辣女,你这算啥呢?女人放几棵在嘴里,手又去抓,忽然悬在盘上,道:我管什么,先吃完再说!

  日头开始南斜,眼看就过了立秋,是收获的时候了。萝卜们也早褪却春衫,出落得有模有样了。你看啊,大小不一,长短扁圆,神形各异:大的七斤八斤,白白胖胖;小的清清秀秀,恰可盈握;中的浑浑圆圆,憨态可掬。紫莹莹是华贵的朱紫,红灿灿是热烈的火红,青凌凌是翡翠的润绿,白靓靓是月华的清辉。就是那些曾经油光碧绿或者红紫的耀人眼目的缨儿,也早已铅华洗尽,不再招摇而显露出成熟者沉实的光芒。

  宫里说,“萝卜上市,太医无事”。坊间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官方与民间在这一点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也就可见,萝卜这东西真就不可小瞧,不仅顺气消食健胃,还能增加食欲呢。你看,生食熟食随便,做汤炖煮煎炒均可,腌咸菜更是老本行,您要是愿意费事,还可以做成油墩子萝卜酥当点心呢。山东人常自夸家乡的特产,“烟台的苹果莱阳的梨”,个大色正味甜汁多,够好的吧?“赶不上潍坊的萝卜皮”。

  那个萝卜缨儿,以前生活困难,开水潦了,挂到屋檐上晒出来,以备应付荒年,俗称黄菜头。抓上把苞米面儿,剁吧剁吧放到锅里腾渣,清汤寡水,实在没有多大吃头,连吃几顿,胃中难受,直吐酸水。哪像如今,精挑细选,掐头去尾,淘洗多遍,又是豆面又是油,偶尔吃次,有人连呼美味。我看了,避之唯恐不及,很怕忆苦思甜。春天的萝卜爱发芽,捡着周正的萝卜头,用刀剜一小口,隔几天注一次水,倒挂在书案或者窗前,不要多时,便有金薹抽出,金叶横披,金米粒密密麻麻,金黄花点缀其间了,作为案头清供,真是上好佳选。

  青菜这类东西,在我看来,就是专门食叶的,该是菜里面最好吃的吧。你看,白菜菠菜小油菜,韭菜生菜卷心菜,差不多都是家常菜,很普通,可是哪一个不觉得爽口,谁又能离得开呢?就说那个白菜,在北方,不能说百吃不厌,可是上顿炒了下顿熬,这顿醋溜那顿油煎,不少人还是吃着顺口。放到以前,差不多是人们的过冬菜呢,换了别个,怕是早就吃青了肠子。《晋书·张翰传》:“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为了贪口福,张翰不惜挂冠归乡,这算很厉害了吧,可是让他像以前北方人吃白菜这么个吃法,估计他还得回去做官,就不会有什么“莼鲈之思”了。事后果然证明,张翰是预感到政局险恶才挂冠而去,如果不能及时抽身,恐怕连命都要搭上,可见张大人也并不是就想吃两口青菜。

  最近看到人家关于青菜的正解,仿佛我这又是野狐禅,心里又没有底气了。百度百科上说:“泛指绿色蔬菜,统称青菜。云南人也将苦菜称为青菜。”前边大到无论根茎叶果,均可“泛指”,后边又弄出云南一家独品,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无奈,翻《随园食单》:“青菜择嫩者,笋炒之,夏日芥末拌,加微醋,可以醒胃。加火腿片,可以作汤,亦须现状者才软。”袁枚算是美食家了,可是他的青菜加笋加芥末加醋做成的醒胃上品,使我终于还是弄不懂这个青菜到底是什么品类。

  好在还有老话垫底: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那就各取所需,从其所好吧。






责任编辑:林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