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固崮墩前(2)


发布日期:2018-06-04 08:36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牟培国


  固崮墩前玩闹场。

  玩乐是人类天性,玩闹是孩童天性。富有富玩,穷有穷乐。贫苦年代,物质匮乏,精神充足,玩闹花样层出不穷,因地制宜且不需成本,不用花钱——也没啥钱。

  男伙伴们游戏主要是比体力比脑力,处处围绕一个“打”字:摔跤、顶牛、藏猫、手影、滑冰、钩冰凌、堆雪人、打雪仗、掰手腕、下方棋、狼吃羊(狼吃小孩)、拍手背、打水漂、打水仗、打火枪、打弹弓、打沙包、打石碑、打家棒、摸瞎乎、打冰猴、打陀螺、吹口哨、滚铁圈、摸鱼扎猛子、打纸叠圆宝、爬树端鸟窝、搭人梯掀瓦掏雀、和泥摔窝窝响、往女生头上扔痒疾藜、小路上结草当“绊马索”,看电影战斗片,看京剧样板戏。

  那年头看场电影就像过年,十里八乡走着去。看着《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红灯记》《侦察兵》《杜鹃山》《红色娘子军》,男生就想当侦察英雄杨子荣,女生就想当党代表柯湘,看着(借阅偷看)《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名著,心里就想当好汉林冲武松鲁智深,不当猴子孙悟空,更不屑那女人堆里泡大粉脂气太浓阳刚气太少之贾宝玉(仙骨佛心,至高无上;其实智深悟空境界最高,悟空悟空,四大皆空:我若称佛,天下无魔;我若称魔,佛奈我何),听着刘兰芳讲评书《岳飞传》《杨家将》,心里就想当民族英雄,爱国青年,看着《回故乡之路》,羡慕着阿山和阿花,看着《加里森敢死队》《佐罗》《追捕》,男生想当敢死队,行侠仗义,女生想当真由美,唱着没有一句歌词之歌:“啦呀啦——”

  人生成长每个阶段,似乎都有一段背景音乐,一个主题曲,故事情节早已忘却,歌声旋律永存脑海。

  人和动物有共性,有区别,最大区别在于两条腿或四条腿(实际是四肢),区别在于爬行或站立,区别在于简单思维或复杂思想,两条腿行走是高级动物,四条腿爬行是普通动物。人因思想而站立,亦因站立而思想,想天想地想世界,想男想女想人生。

  有翅膀才有天空,有权力才有天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职位大小,象征权力大小,从士兵到将军,从村长到国王,天下大势,莫不如此。故而两人有主从,群体有领袖。大头小头,人多人少,象征着地盘大小,领地多寡。人生不同时期扮演不同角色,而且角色不断转变:老子面前是儿子,儿子面前是老子,老爷面前是孙子。小则被人指挥,大则指挥人,直到指挥千军万马,一邦一国。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君子统治人,小人被统治,孟子创造性发明一道著名公式: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差别,影响中国社会几千年,且影响继续,间接形成中国式三大差别: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差别。三大差别决定了多数中国农民命运难以改变。中国是农业大国,八亿农民,而占中国大多数这八亿农民属于体制之外,农民所种粮食上缴国家成为“公家粮”,少数体制内公职人员“铁饭碗”所吃粮食正是农民种。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孩子,基本属于生来就挨饿,上学闹黄帅。毕业就回村,进城没工作。

  那个年代伙伴中间谁能戴顶军帽,再扎条武装带,比戴红领巾更是有种别样自豪和威风,远非等闲之辈。军帽里用柳条或牛皮纸撑边,更像军官“大檐帽”,拿根木条当指挥刀,以势力大小选出“孩子王”,以包袱剪子锤或石头剪子布决定谁当“鬼子”谁当“八路”,双方拉开架式,排兵布阵,以“打败”对方攻上固崮墩顶为胜利。

  数九寒天,穷孩子们只穿一件空心棉袄,而且多是哥姐穿剩衣裤,只有那些少数上班族人家孩子,才能买得起穿得上内衣衬裤,毛衣毛裤。那小北风冷似小刀,刮得小脸生疼,冻得小脸通红,吹得肚腹冰凉,手脚冻裂,手脚冻肿。条件不好谁惯谁。那年头人都泼实,泥水下得去,不娇惯,少生病,也缺医少药。药多病多,病多药多。一个个冻得鼻涕直流,流过嘴唇,流过下巴,“跨长江过黄河”,又长又粘,又一次次“哧啦哧啦”吸溜回去,见怪不怪,没啥恶心,加之脚穿单鞋,穿个碎袜,冻得直跺脚,冷得直跑步,但是天气再冷,也挡不住孩子们玩闹野心,余柳条“刀”一举,锃亮袖子一抹:“打!”

  于是,双方阵地上空石子土块飞来飞去,颇具战斗精神,战斗意志,两边打得热火朝天,满头大汗,此时此刻,没有烦恼,只有快活。

  当众人冲上固崮墩顶欢呼胜利之时,忽少一人,四下察看,发现那小兄弟一手提裤一手捂头,从后面狼狈上来。原来他趁双方酣斗之际,躲在旮旯一角大小便,真是“子弹不长眼”,一颗“流弹”石子正中他额头,鲜血直流,又红又肿。人很坚强,疼而不哭。闯祸咋办,有事咋平,很是无奈,很是不舍,那顶军帽作为补偿给了他。小家伙立刻破涕为笑,兴高彩烈——尽管事后也曾想过他是否像“王连举”一样在演戏。顾不上这些,率领大伙从固崮墩上大呼小叫连滚带爬冲下去,一个个似老虎下山,一边喊杀,一边俯冲,又攻上后面草垛麦桔垛和玉米桔垛,再冲呀杀呀滚下去,落得一身泥巴,满身草屑,好不快乐,忘了饥饿,忘了作业(也没啥作业)。

  日落昆嵛山,晚霞红天边。袅袅炊烟随风飘来,也飘来饭菜不香却能唤起肚里饿虫之味道,也飘来父母呼儿唤子回家吃饭声音:“玩疯了,玩野了。”众“将官”打道回府,各回各家,一个个似飞鸟入林,紫燕归巢。唯余后怕,乐极生悲:打破脑袋,双方父母肯定知晓,父亲到时候又少不了“奖励”一顿揍,挨揍之后无心吃饭,便是琼浆玉液龙肝风胆也难以下咽——那年头挨父母揍也是家常便饭。

  小时候天真无邪,无忧无虑,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自然而然,人大了烦恼也多了。再也回不去了,那贫穷而闪亮快活童年,既使神仙黄帝名垂宇宙,也不抵青春不再年华逝去,不禁悲从中来,泪洒西空,“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余赋《岁月》诗云:“日月东西行,何曾见停留。一任江河水,奔流不回头”。

  女伙伴们玩闹游戏主要是比巧劲比智力:跳绳、跳格、拍手、手影、抓石子、抬花轿、过家家、跳房子、跳山羊、打秋千、撞拐子、叠飞机、拉大锯、踢毽子、抄手绳、跳沙包、丢手绢、跳皮筋:“马莲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女孩子聪明伶俐,天真活泼,心灵手巧,纯洁善良,手绳抄得千变万化,从不重样,一个个扎着小辫,穿着花衣,小燕子般飞来飞去,叫叫喳喳。

  白天,艳阳高照,固崮墩前是孩儿们玩闹场;夜晚,明月东升,固崮墩前是相思地,如同敖包相会,一些青年男女大胆幽会,吐露衷肠。余等那时年纪尚小,少年不识愁滋味,不解少年心,“不解风情。”






责任编辑:刘丹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