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秋风起时念师恩


发布日期:2018-09-06 08:26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严保林

  秋风萧瑟,落叶凋零,该是怀念故人的日子。每当目睹稚气孩童蹦蹦跳跳进入校园,脑海里总是时常不由自主地闪过小学班主任胡老师的身影。

  儿时,我在一所乡镇中心小学读书,天资还算聪颖,但做作业不认真、写字潦草的坏习惯却迟迟难以改进。胡老师察觉后,多次从不同角度进行耐心地批评教育。我因当时的学习成绩在年级尚列前茅,就自认为这是小毛病,依然故我,对胡老师的批评不以为然。

  胡老师沉默良久。见到我时,总拧着眉,眼神中透着一种焦虑。过了一段时间,在期中考试中,胡老师给我的语文、数学两门试卷全打了零分,并批注:“试卷书写零乱,题解令人无法辨认,只能一律按错误答案对待。”这样一来,我的成绩一下子变成了全年级的最后一名。

  看着试卷上胡老师用红笔打的比真正的鸭蛋还要大的圆圈,我懵了。这件事令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常常以此自警,渐渐地也就养成了凡事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认真做好的习惯。

  胡老师身体瘦弱,但工作起来却是十足的“拼命三郎”。中午放学时,他常把同学们的作业本收上去,然后捧着一大摞作业本,默默地向食堂走去。下午一上课,他准会将批改得一丝不苟的作业本发下来。在我的印象里,他中午好像从来就不知道休息。

  那时候,每年清明节前,学校都要组织去县城烈士陵园扫墓。学校距县城二十多里,全靠脚板跑下来,对于十岁出头的孩子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对于体弱多病的胡老师而言,也许更不轻松。然而,胡老师总是精神抖擞地带着我们远足,发觉有小朋友吃不消了,他便发动大家齐声高唱革命歌曲,鼓舞大家的士气。现在回想起胡老师手撑腹部、强作轻松前行的那一幕,我心中总是不由升起苦涩之感。

  胡老师家境不好,上有老下有小,爱人没有工作。但他是个乐天派,整天笑呵呵的,整天做着做不完的工作。在我记忆中,他似乎没有第二套外衣,总是穿着永不改变的旧蓝色中山装。然而,不论何时何地,他的衣服都是清清爽爽的,风纪扣扣得整整齐齐。他常常教育我们:“生活上要向低标准看齐,学习上要向高标准看齐。”这句话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在胡老师眼里,跟孩子们在一起就是最快乐的。学校组织了一支乒乓球队,经常利用星期日去外校进行比赛。胡老师本不教体育,但他很乐意带队“出访”。那时候,农村小学条件都很差,像这种往来都不招待吃饭,每次打完球,胡老师都是自掏腰包请我们吃碗阳春面。一边吃,他总一边招呼大家:“吃啊,吃饱!”

  胡老师就是这样的人:简单、执着、豁达、宽厚。他以非凡的人格魅力感化、影响着他的学生。这种影响如同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我年少时感受不深,现在回想起来愈发尊崇他的师德。

  小学毕业后,我们如同一群小鸟飞离了胡老师。但我对他一直有一种特殊的依赖,经常喜欢回到那温馨的母校,听听他那熟悉的声音。再后来,随着学业的加重,去看他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而且,随着我逐渐长大,我开始感觉到他那沧桑的眼神里隐藏的忧郁。我意识到他生活得不如意,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他。

  读大学,工作,跳槽……转眼间,我也已过知天命之年。胡老师早已退休,家境还是不太好,好在他性格还是那么开朗。我深切地感受到人生的艰辛与无奈。

  上个星期天,我在单位值班,突然接到胡老师家人打来的电话,说胡老师两天前因脑溢血抢救无效去世了。闻此噩耗,我手脚冰凉,半日无语。透过泪水,我仿佛又看到了胡老师清瘦的身影和睿智的目光,他那言简意赅、慈祥淳朴的教诲,又一幕幕重现于脑海。

  师情如海,师恩如山。






责任编辑:林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