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碎风铃声

发布时间:2017-10-17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于利萍

  前些日子,门前的小街统一整修,各家各户趁此机会,纷纷用理石重铺院子,一片忙乱景象。忙累了几天,我家的院子终于竣工,洗去灰头土脸,一身轻松,只是,觉得心里还有事儿没放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早市买来新鲜肉蔬,为铺院子的师傅们包一顿饺子。
  铺院子前,先来了两位瓦工师傅打前站,主要是丈量尺寸和为铺设“预埋件”挖坑。大工是孙师傅,小工是林师傅,两人都是五十多近六十的年纪,头发已经花白。林师傅活跃些,有时和我搭个话,孙师傅只是低头量数、放线、找平,不大作声,但他上翘的下巴,给人一种和蔼的印象。
  等到正式开始铺院子,来的人就多了,有八九个人,他们和包工头孙经理都是一个村的,大部分都姓孙。每天早晨五点半孙经理用面包车载着他们去工地,天傍黑再回二十余里外的家。他们都是自带午饭,不是包子就是饺子,只有孙师傅是一成不变的馒头咸菜。
  铺院子的第二天,孙师傅穿了一件浅绿色半旧工作服,是他儿子穿剩下的。原来,孙师傅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在青岛的一家药厂工作,儿子有了孩子,他老伴就一直在青岛带孩子,只有节假日才能回来一次。说起这事,孙师傅说:“回来一趟看把她忙的,收拾家洗衣服,蒸馒头包饺子,还得收拾菜园……”
  正逢金秋十月,我从亲戚的果园里买来两大袋苹果,每天给瓦工师傅们做餐后水果,剩下几个,我就塞进孙师傅盛食物的黑色提包里,提包带上系着用细麻绳拴着的三把锈迹斑斑的小钥匙,这大概就是孙师傅的全部家当,老伴不在家,走到哪里,家当就带到哪里……
  孙师傅是这支瓦工队伍中的技术能手,俗称掌尺的,要紧的地方,如砌台阶、放线的技术活,都是他来做。我说:“孙师傅,离开你他们就干不了了。”孙师傅笑着说:“他们是不伸手,其实没什么难的,我十八岁跟师傅学徒,就开始量数、放线,不难。”
  无形中大家肯定是敬重他的,但是他却浑然不觉,平实得象个勤劳的小工,每天穿着那身有点违和感的工作服,一进工地就埋头干起来,大家一看他动手就站起身开始干。有一次他说:“拿砖儿。”(他们瓦工不论是对红砖还是瓷砖,一律都叫“砖儿”,语气特别轻省,好象语气一轻,手里的活计便不再沉重似的。)众人一听,就起哄道:“你又说拿砖儿,昨天有个把理石说成砖儿的不是挨批了吗?”他好脾气地笑着,手里的瓦刀熟稔地调着灰膏往石块上涂抹,听任他们七嘴八舌地争论是该叫石头还是砖儿……
  有一次我说:“孙师傅,你们现在成金蓝领了。”孙师傅苦笑笑:“这活累,干一天身子象散了架,瓦匠没有一个好腰腿,年纪一大就干不了了。一天二百元,听起来不错,可是刨去刮风下雨、冬天上冻,一年也挣不了多少。今年从过年到现在,我们还没见到钱,给个人干活还好点,给单位干老拖欠……”
  我怕自己干活慢,赶不上他们的饭点,就把食材拿到母亲家,两人忙了一上午,到十一点,一大锅白花花圆滚滚的饺子终于煮熟了,我用大盆盛饺子,保温桶盛饺子汤,还有一大包红苹果,兴冲冲地往工地赶……
  当我到达工地时,师傅们正拿着各自的包,依在南墙根,晒着太阳开始吃饭了。一看到我送来了热气腾腾的饺子,不禁喜出望外:“嗬,你成了活雷锋了,今儿不给你家干活你还……”“我刚才还发愁今天没有苹果吃了,你这又送来了……”
  我一边挨个儿分饺子,一边自嘲道:“以前谁家请师傅干活,不是好酒好肉伺候着……”“那是,那时候的肉包子、米饽饽那叫一个香……”
  剩下的饺子是留给孙师傅的,吃不了可以带回家当晚饭,这是我早就打算好了的,可是,今天孙师傅怎么没来呢?他们告诉我,上午孙师傅在搬石头时砸伤了脚,被送到医院治疗去了……
  起风了,萧索的秋风把落叶刮得直打转,对面街心花园高大的槭树上的几片红叶飘落在刚铺好的理石上,红得刺眼,象血……
  “叮铃铃……”循声望去,窗台上,只剩下孙师傅的黑提包孤单地杵在那里,提包带上的那串小钥匙在风中摇动,碰撞出细碎风铃声,泪水,滑落下来……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小河绕过小村庄
·剪虫味道
·侯盾:昆嵛山写生
·吕以奂:绣党旗 护党旗 喜迎十九大
·阿甘正传:执着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胶东革命历史题材电影《天福山起义》在济南
南海新区小观镇西海庄村民喜获新居
 ·热点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