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象英:后记

发布时间:2017-10-18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提起出书写后记,真的心存胆怯。那些有阅历有观点有启迪有成就的画家,能够文思泉涌。我那几句地瓜粑粑话儿,第一集就掰扯尽了,这一集真无语了。
  说到画家的创作,都是非常庄重、严谨、神圣的事,从作品的选题、立意、构思、表现都有章法,但我的作品很难达到那个状态和层面,究其原因,我想有以下几点:
  其一:无知者无畏。总觉得我不是专业画家,仅仅是爱好,读书时没有时间画,中年奔波没有心情画,老了开始拾起儿时的梦想。没有专业技法的约束,也没有画法的归属与门类,只是将对故乡的痴情,对旧时光的眷恋复制出来,自己笑笑,也逗别人笑笑。 所以,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想怎么表达就怎么表达。
  其二:往事温暖,乡愁如烟,令我有倾诉的欲望。我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社会安定,人心向上。记得刚上小学那年,我在门口草垛子拾到了一个软皮鸭蛋,双手捧着交给老师找失主,老师说是谁家的很难找。我说得找是哪个鸭子下的,它才是失主,引来同学一阵哄笑。每想起这样的事,自己的心先暖了。记不住是谁说的,乡愁是条小路,那条小路,是血管气管经络穴位还有一起来的血脉。乡愁死不了人,但乡愁折磨人,这慢性病去不了根。我就是得这种慢性病的人,我就是必须踏上家乡土地才能减轻病痛的人。画画是我治愈的唯一方式。
  其三:故乡的人和事鲜活,素材俯拾皆是。小时曾羡慕人家有个农民的爹,出门把孩子扛在肩上,居高临下。大了又羡慕那些梳着油亮的大辫闺女,脸儿搽得条白,两腮抹得粉嫩,见人先笑,说话低头,双手捏着辫子梢,两个脚尖相顶成人字,叫人怜爱。可我呢,父亲在遥远的云南支边,我是长姐,兄弟很小很吵,我一直被当做男孩使唤。
  老妈被农活压得脾气劲爆,点火就着。同老妈抬杠成了我对超出自身年龄承载度不满的唯一出口。最让老妈担心我将来找不到婆家的是,每让我烧火做饭我就一边做一边尝,打骂也不长记性,至今劣根难除。现在家里每遇熬骨炖肉,先生都照顾爱好,由我先尝生熟咸淡。由于个性倔强,久之老妈也懒得生气上火,也就放弃“严打”了。所以,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期都是放养的。玩伴多,活动广。和小子们进山抓虫,上树摘果,爬房掏雀,下河拉蛤摸鱼捞虾翻蟹子,和生产队的壮劳力背庄稼……足迹遍布大街僻巷,泊地山岗。以至现在梦里还是儿戏,那场儿,那人儿,那腔儿,随笔一挥就是漫画一张。
  其四:找准表达点,从迟疑走向坚定。用世相漫画的方式表达故乡的旧时光,纯属偶然。在这还得重提“点石成金”的三位导师,于昌伟(全国著名漫画家),邵相家(威海市文登日报社总编),丛桦(散文家),没有他们的肯定,至今我也不知道这也叫画,这也叫文化。说心里话,我曾一度自我怀疑和否定。觉得爷爷奶奶辈的早成朽木,父母辈的也相继走远,同龄人正忙着伺候孙辈,年轻人不会看这种内容的画。我画给谁看?画了有什么意义?但故乡之恋,旧时光之美,又让我萦绕在怀。令人欣喜的是,我的家乡山东文登有崇文尚德之风,我的第一本漫画集《那时故乡》受到了超乎寻常的热捧与鼓励。报纸、电视、广播、电台、杂志、书博会等都进行了专访与报道,书友们纷沓而至。经丛桦老师推荐,80后网红作家懂懂,一次性购买我的签名漫画集1000 册,用作其答谢付费读者的馈赠礼书。有位女企业家,购书十多本,全家老少人手一册。其父已80 高龄了,为让老妻能看清漫画书,将整本书的题款重新放大亲笔写下。云南大理有位天津籍的读者,看后专门写了一篇读后感,他说今天的所有影视都太艺术化,只有这本书不掺假,这里边的故事是真话,让他复读不倦,悄然泪下。有的读者说:过去的人遭罪,你画的那些人胖啦!我说:我得画出山东人的喜气,山东人的豪迈。如今,凡认识我的人都在关注我的创作。
  其五:与良师益友相遇,水平提高很快。用文登话说:给你口好气就不知道姓么了。在我生命行程的每个阶段中,给我好气的人居多。上小学时受到老师欣赏,上课经常朗诵课文,参加校合唱团。到了初中高中更得老师厚爱,记得高中班主任叫王洪民,为了让我少辛苦别落课,派出几个女同学轮流来俺家帮推磨。数学老师马兆言在我的毕业数学成绩上多加一分,让我在档案跟踪一辈子的年代脸上有光。1975年2月我已毕业半年多了,随父全家迁往云南时,校长林德胜,校委林荣庆亲往车站送行,他们那些激励我的话,我记得住的是:好好写作,在《红旗》杂志上见到你的文章。
  到了云南天地轮换,也是良师益友让我顺风顺水,其中就有漫画大家李昆武老师。十年前我带着作品去云南日报社拜访,他放下手头的工作,一张一张点评,耐心地告诉我:报纸容量太小,会废了我的努力,得找条适合我表达的路子。十年后,我邀请李昆武老师携夫人来我家点评我的作品,李老师看后,大为惊讶,表扬后,为我指出不足和努力的方向。当我在3000 公里外的故乡语无论次地打电话,想请李老师写个序,话未尽老师就欣然应允。让我感慨不尽:为什么会成为大家,一因他简单沉静,二因他厚道谦逊,三因他不厌其烦,德艺双馨。
  在这我要向我的堂弟邵相家先生躬谢!是他的打油诗,赋予了漫画集更多的鲜活与幽默。堂弟是山东省威海市文登日报社总编,是个质朴、谦恭、厚道的人,擅作打油诗。但我的漫画集用老弟的打油诗纯属偶然。大年初三,正在散步锻炼的他发来一段顺口溜:猴年正月初三,散步绕行河边。坚持有氧运动,以此庆贺新年。第二天又来一段描绘步行路线图的:晚上不吃饭,围着河边转,看看步行轨迹,貌似航空母舰。后来每当我把画作在微信朋友圈一发,老弟立马在评论里用打油诗秒回,读起来朗朗上口,对画面还起到了点睛的作用。后来在对一个素材进行创作的时候,我遇到了困难,这个素材的内容是1958年大跃进时,因大炼钢铁很多家庭没有铁锅,一户人家用泥盆煮鸡蛋把盆烧碎的故事。故事背景复杂,我的文字叙述有点冗长。我便向堂弟求救,几分钟后他就发来了打油诗:“五八思想狂热,砸锅也要炼铁。煮蛋使个乌盆,崩的脑袋出血。”瞬间点瘀化气,让沉重的的画面有了漫画感觉。在描写那时乡村曾流行镶金贴银装门牙的作品里,他是这样配诗的:“留分头的不戴帽,镶金牙的裂嘴笑。戴手表的挽三道,穿皮鞋的大步抄。”四句似微电影,就将一段民俗片拉至眼前。由此,这本漫画集就有了堂弟的打油诗。
  另外还要郑重感谢丛桦老师。四年前,堂弟邵相家将我的第一批漫画作品推荐给她,得到她的由衷喜爱,我们遂成好友。她那不染习气内外兼修的独立品格,她那对旧时光的怀想与叙述,对万物之象的敏锐与收纳,令人感受她对生活饱满的情感。此次回故乡改稿,丛桦老师首先对200张画稿逐一校对,用铅笔标明正确的字,又对3万余字的文稿及后记进行了录入与梳理。此书的出版有她的心血与挚盼,因为,歌诵故乡是我们两个人的合唱。
  我记得作家莫言有段名句:在辽阔的生命里,总有一朵或几朵祥云为你缭绕,与其在你不喜欢或不喜欢你的人那里苦苦挣扎,不如在这朵祥云下面快乐散歩。天底下赏心快事不要那么多,只一朵就够了。我愿在家乡这朵祥云之下,静心研磨,续写时光。
  最后,我再次向为我第二集《那时乡村》的出版鼎力相帮的导师、益友、家人深表谢意!向上海三联的各位编辑深表敬意和问候!谢谢您们!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感动·传承·希望
·舅舅的手擀面
·细碎风铃声
·小河绕过小村庄
·剪虫味道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文登:献礼十九大 共筑中国梦
文登区交通运输局有效改善扶贫村道路交通条
 ·热点新闻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