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报告文学《母猪河纪行》:旸谷春分

发布时间:2017-3-27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正在建设中的旸谷山森林公园

在旸里店村采访



旸谷山下的旸里店村



旸里店古墓出土的黑陶壶 (资料片)



旸里店古墓群石碑



旸里店墓群清理后(自东往西拍摄)(资料片)

丛桦 林涛 撰文 摄影

  2017年3月20日,春分。
  春分的“分”,是“分开”“划分”“分野”和“分界”的意思。
  春分这一天阳光直射赤道,白天和黑夜平分各为12小时。同时,春分也是春季九十天的中分点。
  春分,是人类星球一年一度的涅槃,也是一个故事的楔子,这个故事就是“羲仲宾日”。
  四千多年前,中国人就破译了春天的密码,确定了春分日,这个人就是远古天文气象专家羲仲。二十四节气里,最早确定的就是春分。春分的确定,为中国独有的天文气象历法——二十四节气奠定了基础,成为世界最古老的历法的源头。
  界石镇旸里店村后,有一座小山,这座小山既无奇峰,也无密林,矮小而平缓。别看它貌不惊人,却拥有十多座大汶口时期的古墓,记录了五千年前的人类文明,填补了山东石棺葬发掘的地域空白,它就是羲仲宾日之地,春分的诞生之地——旸谷山。
  据《尚书·尧典》载,“乃命羲和,钦命昊天,麻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寅宾日出,平秩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仲春。”这段文字告诉我们:上古时代,尧帝曾派羲仲、羲叔、和仲、和叔四人分别驻于东、南、西、北四地,观测星象,判定季节,制作历法。其中羲仲居住在嵎夷旸谷之地,主要职责是迎接太阳,观察日出,按照日月的运行规律,均平秩序,指导耕作。
  从这个意义上说,羲仲是人类观看日出第一人。
  旸谷,这个音韵琅琅、意蕴美好的地名,被认为是太阳升起之地,“日出旸谷天下明”,那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地方,是光之源,火之母,一个令人憧憬的地方。旸谷,在文登境内。古代,胶东半岛皆为嵎夷之地。文登与牟平交界处有旸谷山,旸谷山附近有旸里店、旸里、旸里后等村庄。文登原史志办主任初钊兴先生曾经在旸里村做过调查,村内原来有旸谷小学、旸谷山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东北的亲戚给村里的亲人写信的时候,收信人地址都会写上“旸谷山前××先生收”,这都充分表明,“旸谷”之名由来已久,且代代相传。
  揭开旸谷山古墓神秘面纱的,是一把斧子。
  旸谷山下有一片果园,上个世纪70年代末,村果业队的两位社员在山顶上挖土搭棚子的时候,发现泥土下好像有石板,他们将石板掀开后,发现一块奇怪的石头,这块石头光滑坚硬,一头有方孔,仿佛有人工打磨的痕迹。他们以为奇特,便将石头拿给大家传看,看完后随手扔在山坡上果业队房屋的窗台上。村里人谁也不知道这是一把新石器时代的石斧,更不会想到这把石斧是一座大汶口时期的古墓吐露的关于五千年前的片言只字,上古人类穿越五千年向现代人类发出的无声的呼唤。没有人珍藏这把石斧,也没有人向文物部门报告,于是,石斧在埋藏五千年之后,惊鸿一瞥般的显身一段时间,就神秘地消失了。此后,再也没有人看到这把石斧。
  等到这个消息被文物部门了解并关注,已经是30年后。
  2007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开始。在普查过程中,工作人员收集到一条信息:旸里店村曾发现一块像斧头形状的石头。这条信息引起了文物部门的重视,派出工作人员来到旸谷山查看现场,找到了挖出石斧地方。工作人员惊喜地发现,挖出石斧的地方是一个石棺墓,而旸谷山山顶有一片古墓群,这片古墓群说明,在四千多年前,这里就有人类居住。当年,旸里店古墓就被登录为不可移动文物。此后,旸谷山的秘密不断地被破解。
  2010年夏,初钊兴先生发现旸谷山山顶暴露,有石棺遭到破坏,文登文管所工作人员于是对遭到破坏的两座石棺墓进行了抢救性清理。其中,南部靠近山坡处的一座石棺墓残长116厘米,宽42厘米,毁坏严重,仅见外形轮廓,两位农民无意中挖出的单孔石斧,就是在这个墓坑;此墓北约两米处有另一座石棺墓,长130厘米,宽34厘米,深28厘米,保存较好,工作人员在墓坑中发现了黑陶碎片。由于遭到破坏,黑陶碎片较少,出土的碎片经考古人员科学处理和专业修复后,仅复原一器物的底部。
  2011年5月,山东大学东方考古研究中心主任栾丰实教授对器物进行了初步鉴定,出土器物可能属于龙山文化时期,文物部门便将其初步定为龙山文化时期石棺墓墓群。为进一步了解旸里店古墓群覆盖范围详情,文物部门对该墓群又进行了实地勘查,又发现两座暴露的墓葬。
  2012年11月,威海市文物部门组织专业力量对4座石墓以及附近区域进行考古发掘。此次发掘采用探沟法,保证了发掘工作科学规范进行。至12月22日,在旸谷山山顶100多平方米的区域内,共发掘墓葬15座,出土各种文物40 件,取得了丰硕的考古成果。旸里店古墓群随葬品多集中于墓室东侧,结合山顶西部略高于东部的地势,丧葬方式为头西脚东,且可能为屈肢葬。
  出土的40件文物既有红陶和黑陶制作的罐、壶、鼎、豆、纺轮,也有石制的石凿。所有出土的这些文物器型都比较短小,直径多在10厘米左右。工作人员表示,这些都属于冥器,是专门制作的随葬品,而非实用器。所有出土的文物大部分已经破碎,只有一件陶罐是完整的。这个陶罐器型很小,罐口和罐身有不太圆润的地方,但整体感觉比较精致。
  这些历史的碎片,文明的碎片上留有数千年前人类的指纹,在那个文字还没有被发明的时代,以拙朴的造型向我们展示着远古生命的精彩。
  与其他地区石棺墓的零星发现不同,旸里店古墓群表现出具有地域特色的习俗,这对研究山东半岛与辽东半岛、朝鲜半岛以及日本的文化交流具有重要意义。栾丰实教授认为:与乳山南黄庄西周中晚期石棺墓相比,旸里店古墓群将胶东的石棺葬传统向前推进了一千多年,其独特的埋葬环境应具有特殊含义。
  2017年3月19日下午,我们在旸谷山下的一座农舍前,巧遇当年在果园干活的一位农民,他说他当时也在果园干活,亲眼见过那个石斧,手那么大,形状像个䦆头,一头有个方孔。当时都觉得可能是坟墓里的东西,不吉利,谁也没有往家拿的,就扔掉了。
  旸里店村北立有两座石碑。一座立于2014年,隶书红字:旸里店古墓群,威海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一座立于2016年,宋体红字:旸里店古墓群,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发掘旸谷山古墓的同时,在旸谷山东北的石崮山和西北高家台村后的平地上也发现了石棺墓,墓葬形制、石板材质都与旸谷山石棺墓相同。专家认为,一旦发现其他较大范围的石棺墓群和相关联的大汶口、龙山文化遗址,则可为“辽东半岛大汶口、龙山文化是由胶东迁往的”以及“嵎夷具体生活区域”等学术问题提供直接实物证明。若再发现2—3个同时期的墓群和遗址,会进一步增加该文化遗址的份量,完全可以申报国保单位。
  迎着西斜的春日暖阳,我们登上旸谷山。站在旸谷山上,极目远眺,不得不佩服古人羲仲。他的选择是多么聪明,这样的选择一定是踏遍了胶东的丘陵,对每一条山谷,每一座峰峦了如指掌之后才确定的。这里是牟平与文登交界的山口,叫旸里口。此山口南侧有一条昆嵛山北麓东西走向的山谷,西起牟平区龙泉镇与玉林店镇交界的分水岭,向东穿过龙泉镇南境进入文登境内,形成广阔的山谷平原地。观此山谷地势,西高东低,自西向东由狭而广展开,旸谷山就是这山谷中一处矮平的小山包,北、西、南三面重山环绕,仅东南方向隐约可见地平线,是观测日出的最佳位置。
  我们在山顶上的荒草丛中,看到几处墓坑痕迹,呈东西走向。为了防止墓坑遭到破坏,发掘工作结束后,文物部门工作人员对墓坑进行了回填。专家建议可以在旸谷山上建一座与周围环境相符的建筑,覆盖整个墓群;将回填的墓群重新挖出,经修复、加固等专业处理后,作为景点对外开放,这将是对文登千年古县悠久历史文化的有力宣传。
  当晚,我们借宿旸里店,准备春分当天早晨在旸谷山效法羲仲观察日出。
  根据天气预报的信息,20日早晨日出时间为5:57分。5:30分,我们登上旸谷山等待日出。
  没有风,温度显示为3-14度。虽然是清晨,但不是很冷。旸谷山北面的小天山在晨曦中显出一片沉郁的墨绿,更远处的山峦在晨雾中绰约飘渺,只有几痕起伏的墨线。远远近近的村落传来高高低低的鸡鸣,悠长,婉转,山谷静谧如远古。
  我们站好位置,架好相机,眺望东方。天际灰蓝,不动声色,日出的盛大演出尚未拉开帷幕,这是一天中最重要的时刻,最庄严的时刻。我们不知道五千年前,羲仲是以怎样的隆重仪式寅宾日出,是不是缓带轻裘,手执玉圭,跪迎初升的太阳,仿佛致敬,又仿佛导引。
  5:55,日出进入倒计时。
  5:57,太阳没有出现。
  6:30,天空一片阴沉。
  遗憾。
  由此,我们想到了羲仲宾日的不易,不知观察多少年,他才能求证出准确的时间。他以旸谷山为测量台,设置日晷,每天记录木杆投影的位置,观察太阳的足迹。设置沙漏来计算时间的速度。设置木桩,记录日出的位置,同时观察和记录植物发芽、开花的时间,候鸟迁徙的时间,昆虫振翅的时间,第一场春雨的降落,第一声春雷的震动,将天文、物候、气象进行梳理、总结和判断,虽然这只是我们的想象,也许羲仲有更聪明的方法,更细致的做法。
  在交通不便,视野狭小,没有文字的新石器时代,尧帝和他的臣民选择旸谷为参照,制作历法,指导耕种,这让人不能不感叹他们的智慧。中国有全年长夏的地方,比如海南岛,西沙群岛;也有全年长冬的地方,比如青藏高原;还有四季如春的地方,比如昆明;还有长冬无夏,春秋相连的地方,比如大兴安岭;还有长夏无冬,春秋相连的地方,比如广东和福建。而文登地处北温带,属于大陆性季风气候,四季分明,能够代表黄河流域的气候特点,这里又是山东最东端,在这里确定春分是不二选择。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数千年农耕文明的孕育之下,养成了中国人特有的季节意识,春分之后,候鸟开始北迁,用紫色的尾翼,剪开沃野平畴,春雷开始辚辚碾过山头,播撒润物无声的细雨。春分之后,农事和鸟鸣一起密集,树木和山峦更换春装。
  在文登,春分不仅是一个节气,更是一种文化,是跟春耕、播种联系在一起的,由春分派生出来的二十四节气,是黄河流域的人民进行生活和生产的时间表。“春分甲子雨绵绵,夏分甲子火烧天”“春分有雨家家忙,先种瓜豆后插秧”“春分种菜,大暑摘瓜”“春分种麻种豆,秋分种麦种蒜”,民谣里的春分都和农事有关。在文登,“开春第一遍水”是在春分之后,浇小麦,浇果树等。
  旸里店古墓群考古发掘的初衷是想验证有关“羲仲宾日”的选址问题,这一时期文字还没出现,大事件的传递主要靠代代口头相传。关于羲仲宾日之地,目前国内有山东日照、江苏连云港、山西运城等地,国外包括韩国、日本等都在积极争取,但都因缺乏足够、明确的证据而没有最后的论断。要在四、五千年前没有文字记载的史前时期找到“羲仲宾日”的直接实物证据(例如测量台等)是十分困难的。从旸里店古墓群所属时代来看,大汶口文化晚期比尧时代的龙山文化时期略早。从前期工作来看,旸谷山周边存在其他墓群、遗址的可能性很大。原文登师范副校长、山东历史学会理事于敬民先生认为,旸谷山的石棺墓为大汶口文化晚期,羲仲寅宾日出为龙山文化时期,这至少可以证明,尧派羲仲常驻旸谷,在选址上不是随心所欲的,而是有标准的。这个标准就是寅宾日出之地应该是人烟密集之地。石棺墓证明旸谷山附近在龙山文化以前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活,而且有发达的手工业,形成规制的丧葬礼仪等文明形式。他认为,旸里店的考古发现,使羲仲常驻旸里,寅宾日出有了考古学上的佐证。
  四千多年前,羲仲在胶东半岛上“平秩东作”,开创了中国农业史辉煌的发端,奠定了二十四节气的基础。2016年11月30日,由我国申报的“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作为世界认识中国的一个重要标志,二十四节气的传承与保护,传播与推广成为学界研究关注的重点。
  2014年,300公顷的旸谷山森林公园开始动工,公园建设突出胶东历史文化元素。由于旸谷山区域曾是东夷族人部落的主要生息繁衍地,该公园将以“东夷历史文化”为总体开发思路,规划利用森林景观资源优势,突出东夷历史文化人文景观资源。选用“旸”字作为旸谷山森林公园的旅游形象符号。同时,建设一个以东夷文化广场为中心,以东夷遗址博物馆为重点,辅以旸谷寺、旸谷阁等展现东夷民俗、民风文化背景的森林休闲设施。该公园分三期进行,计划用12年时间,将其打造成威海生态旅游新景观。
  我们驱车在山谷里转看,山谷中植被茂密,多为黑松,公园的护坡墙已经修了数公里,并有两处仿古建筑。
  曾经,人们对天地时空的感受是多么细腻。“天街小雨润如酥, 草色遥看近却无”“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四季分明的温带生活给诗人带来无数灵感,这些灵感又被天文气象家提炼升华为春分、谷雨、霜降等二十四节气。中国哲学讲究天人合一,人像自然界中的植物、动物一样休养生息。今天的城里人生活在水泥森林里,但节假日,很多城里人会到大自然里,重获时间的节律和精气神。期待旸谷山森林公园,能让五千年后的人类找到时间的意义,春天的意义。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大型报告文学《母猪河纪行》:文登包子
·宋筱艺:糖画老人
·刘丁源:拉面师
·于佳怡:修鞋老人
·孙艺萌:辅路口的棉花糖匠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南海新区香水河公园向日葵争相绽放吸引市民
文登:税收优惠政策惠及众“创客”
 ·热点新闻                            更多 >>
版权所有© 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政府 Email:wd80577@126.com 联系电话:0631-8462902 8483018
文登政府网原创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文登政府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07011501号鲁公网安备37108102000070号 鲁ICP备14015265号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0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