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胜江:向一排树致敬

发布时间:2017-8-29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一排排的树,站在那里,迎送时光和日月。
  那都是些什么树呢?最多的是桐树,应该都已经有六十个年轮了。猜测一个人的年龄,看他的皱纹和白发;判断一棵树,你只能根据树冠的大小和树径的粗细。
  假设一个人到了六十岁的年纪,就该退休了,吃饭可以坐上席,领导也不好意思批评你了,已经功德圆满。一棵树,到了这个年纪,你却一点也看不出苍老的样子。面对岁月的沧桑、树干的粗壮和它的葱葱郁郁,你不能不肃然起敬。
  这是生长在黄河岸边、沙滩地上的一排树。这里土地肥沃,树自然长得根深叶茂,遮得十里长街,“自非亭午夜分,不见羲月”(郦道元《三峡》)。这是一排幸福的树,应该庆幸它们长在了一块合适的土地上。试想,如果把它们栽种在城市的街衢,日日吸进汽车尾气,饱受各种各样的污染,它们能长成参天大树吗?这正如流落到城市的羊,虽有青草,但已是草坪,是给人看的;不信你问问羊们,嚼在嘴里,哪有一点儿大草原的味道。
  从这个意义上说,想必树们都希望疯长在旷野上,选一个风清气顺的地方。有清风作伴,每一缕一丝风吹来,每一次的摇曳,却会使树的根扎得更深。明月圆了又缺,缺了又圆,即使树们不是诗人,相信它们也一定激情满怀,时不时想唱点儿什么。那一种心境和环境,需要多少福分才能修得啊!有清风和明月的吹拂和俯瞰,树们是幸福的,没有理由不好好生长。你可以看到心情舒畅的树们,长得多么自由自在、奔放和热烈。甚至树们长得再散漫,也没有谁指指点点。我为这一方土地上的树们感到庆幸。
  作为一棵树,没有人约束它是不是必须成材。你愿意多长些枝叶,就多长些枝叶。你喜欢风,风来时,你就尽情摇曳吧。你喜欢鸟,不妨让它在你的枝桠上做个巢。碎小的树枝和细软的羽毛有的是,鸟们自己知道哪里可以衔来,谁说鸟们不是建筑师呢?你看看它们的编织技术,虽然粗放,而不失沉稳和章法。
  我猜想这一片树也一定以树间的鸟窝感到自豪。尤其是夏天来临,茂密的枝叶,把鸟窝遮得严严实实的,你只能听到鸟的叫声,看不到它在哪里鸣叫和孵蛋。旷野里的树和鸟们应该比城市里的伙计们幸福得多。
  但也未必,偏有一些鸟希望把巢建在城里,甚至高压线的井架上。这应该是一群世俗化的鸟,它们也许喜欢市井的喧嚣和热闹,敢情喜欢现代传媒和通讯技术,你不能反对鸟们追求时髦。在不甘寂寞的年代,你不能以隐士的标准来要求一只鸟。
  以树为伴的,还是闲人。或早或晚,或来或不来,全凭个人爱好和兴之所至。在这片清幽之地,散散步,舒展舒展筋骨,有谁不乐意呢?吐纳天地之英气,壮心胸之气魄,没人会拒绝。
  最美的两个时节,你一定不能错过。
  一个是暮春初夏落雨的时节。如果是小雨,你走在树下,偶尔才会有一滴两滴雨滴下,树冠就是你的伞,可比皇帝的黄罗伞盖气派多了,没有人会说你僭越。讲派场,就讲一次又何妨?如果是稍微大一点的雨,那种潇潇的雨声,最富有诗意。把一天的雨,洒在旷野上,洒在树叶上,你不能不油然而生一种豪情。那一天的豪雨,又何尝不是洒在一个人的心田上呢?这个时节走在这里,你的心田会为之滋润,整个人也会充满绿意和生机。
  还不可错过的是金秋时节。大片大片的梧桐树,绿绿黄黄,把一个秋天装扮得热烈豪放而又凄美忧伤。无边落木萧萧下,铺天盖地的,飒飒作响,最适合登高远眺。即使什么也不做,单是到树下的草地上坐一坐,你就可以深深地感受到秋天的气息。随手捡起一片树叶,就是一枚精致的书签,即使一句话也不写,寄给远方你的爱人,她一样明白你的心绪。
  一排树,用六十年的光阴,把一片荒原站立成一片风景,让我们向它们致敬。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王振怀:二中有眼大口井
·“抗少先”——山东省第一个少先队组织
·唱响心中的歌
·威海,值得骄傲的三十年
·杨良波:太行山写生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喜迎十九大 党旗万里行”活动走进文登
文登:消防安全知识培训进市场
 ·热点新闻                            更多 >>
版权所有© 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政府 Email:wd80577@126.com 联系电话:0631-8462902 8483018
文登政府网原创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文登政府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14015265号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0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