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蘑菇·粉樱花
一中 初楚
发布时间:2017-9-25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一)白蘑菇
  夜雨初晴,草原发亮。一朵白白的大蘑菇,悄悄地探出头,在静谧的大草原上,像大地的小耳朵。这是一只口蘑,它的菌盖菌摺都是雪白的,极其珍贵,不易遇到。它在等着谁呢?谁能发现它呢?
  作家汪曾祺采到了它。那是1958年,汪曾祺被划成右派,从北京下放到张家口的沽源农业研究站。从张家口到沽源,他是坐了牛车去的,车轱辘是两个木头饼子,走得极慢。他就躺着看看蓝天,看看平如案板无边无沿的大地。
  站上就他自己一个人。他每天一个人,面对着一望无垠的马铃薯田。马铃薯长叶子了,他就画马铃薯叶子;马铃薯开花了,他就画马铃薯花;马铃薯成熟了,他就画马铃薯,吃马铃薯。几年下来,他吃了几十种不同样的马铃薯,颇感自豪。
  除了马铃薯,陪伴他的还能有什么呢?只有塞北的风,凛冽如刀。这地方冬天很冷。据说有一年下了一场大雪,积雪和人一般高。有一天,他在一处墙角发现了几丛波斯菊,花小而单薄,叶子稀疏。虽则是伶仃萧瑟,还是竭力地放出浅紫浅紫的花来,为这座绝塞孤城增加了一分颜色,一点生气。他大为惊异,没想到在这少雨多风的塞外竟有此奇遇。他蹲下来,对那花朵说:“谢谢你,波斯菊!”那是多么巨大的孤独与寂寞啊!
  独立在塞北寒风中的汪曾祺,不也像那朵小小的波斯菊吗?身为作家的他,一定想写点什么吧?写点什么呢?
  那朵白蘑菇。他收藏起了所有的孤独,寂寞,寒冷与无助,写了那朵不同于其他口蘑的白蘑。他采回来,精心晾干,收藏。年底探亲,他把它带回家,一个白蘑做了一碗鲜美无比的汤,给全家带来了意外的欢乐。白蘑菇成了他浪漫美丽右派生活的代言!
  汪曾祺多年境况不顺,坎坷颇多,但他从未对生活做过控诉。他说,当年自己被打成“右派”下放劳动,能够熬过来靠的就是——随遇而安。“遇”是不顺的境遇,“安”则是一种自我调适。这样的人,无论生活在哪里,对未知的生活都能泰然处之。
  逆境固不可调,心境却可以选择向阳而生。
  守住内心的光明,才能把孤独过得热闹非凡。

  (二)粉樱花
  一树繁花,开在我每天上学路过的街口。这是一棵古老的樱树,我总用她的花期来定义春天。今年是四月九日,去年是四月十日,前年也是四月十日……那淡淡的粉色花朵,一夜怒放如薄云,在春光里摇曳着,呢喃着,是睡醒了的一个梦。
  那是多长多长的一个梦啊,从12月的北风修剪掉她的所有叶子催她入眠那一刻,到4月东风来这河畔在她耳边低语款款深情呼唤她,冬天啊,盘踞在这座北方海滨小城上空的冬天的阴霾,直至此刻才真正散开。她用这样美丽浪漫的方式醒来,推开了春天的大门。
  那花朵,是树的一句话吧?一树繁花,该是树的一首长诗吧?树与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树的沉默。树因此而越发可爱。你看她默默地待在一个地方,默默地蓄势,坚定地守望,准时踩着季节的脚步绽放。即使哪一年的冬天太过于严寒,她也总是信守花期,从不迟到。
  有时候我想,做树比做人,更有一番风骨呢。去年刚入冬的那场暴风雪,刺骨的寒风摇撼着树枝,狂啸怒号,这棵樱树是怎样熬过来的呢?前些日子的那场倒春寒,她已经含苞了,夜里突然来了一场冻雨,“蝶寒方敛翅,花冷不开心”。啊,这棵樱树又是怎样黯然神伤?不惜胭脂色,独立细雨中。做人,真该学学树,沉默而坚定,直面黑暗、风暴、艰险。
  守住内心的春天,才能越过漫长冬季,怒放出烂漫光芒。
  此刻,我站在花下,心情明朗而柔软。
  (本文获第十九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省级一等奖)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等待
·这是我们的时代
·又到秋风萧索时
·阿甘正传:执着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第一次滑沙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益暖文登 志愿服务社区行”走进天福
文登大水泊镇:优化产品结构 培育特色产业
 ·热点新闻                            更多 >>
版权所有© 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政府 Email:wd80577@126.com 联系电话:0631-8462902 8483018
文登政府网原创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文登政府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14015265号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0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