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爱妮:有争执,更怀念
——七月七,我和母亲曾经的节日
发布时间:2017-9-4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七月七是一个让小时候的我发疯的节日,并不是因为牛郎织女的长相思,小女孩那里懂得这些,而是节日里的各色七巧果让我着迷。这一天,村里总有一个黝黑瘦削的小女孩穿梭在几户人家,果模借了又还,乐此不疲。
  我对面团有一种天生的偏爱。
  很小的时候,我便会包饺子、包子,过年的时候随母亲揉面蒸饽饽、剪刺猬、捏元宝。相比起来,做这些事情我远比母亲耐心地多,母亲似乎总有干不完的其他家事,对待此事总是草草了事,所以七月七也是我和母亲起争执最多的节日。
  首先是和面的问题,年少不懂愁滋味,总希望母亲在和面的时候多加个鸡蛋,多加勺糖,过惯贫困日子的母亲哪里舍得,有时候,我会趁她一转身的功夫,往面盆里再磕几个鸡蛋,由于慌张,盆里还残留着蛋壳,待母亲瞧见,便数落我不会过活,“有了连毛入,没有八嘴竖”,好像这是她拾掇我常说的一句土话,母亲的嘴不饶人,把自己的孩子说得如此不堪。
  面是和上了,等待发酵的过程中,又和母亲起争执,烙什么样的果子是所有问题的重点。母亲坚持烙饼,简单易行,省时省力,我坚决不同意,定要弄出些花样来,这点小心思,节前的几天里就开始琢磨,岂可几张大饼就敷衍了事。因母亲舍不得在此事上浪费心思和钱财,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果模,拗不过,母亲只得依我,不过要我自己出去借模子用。
  这难不倒我,借就借!
  于是,小黑妮子走东窜西,赶得合适,恰逢婶子大妈刚好用完,便即到即得,很多时候需要等待或预约,小妮子便耐心等待或如约而至。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为此事是那么执着倔强,心中的那份热情支撑着我在炎炎烈日挥汗如雨。
  七月七,
  鹊搭桥,
  走东家,
  蹿西家,
  南桥这边风景独好。
  模子请到家,和母亲还是有争执。我喜欢小巧玲珑状的,小金鱼,小金锁,小莲子,小花篮,让我爱不释手。母亲则嫌麻烦,专整大个的。无奈之下,我只得强占有一块面团专为我用。当我揪下一块块小面团塞进果模里,摁好,压实,“啪”往下一扣,那质朴拙稚的图案纹理清晰,如此生动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开心极了,幸福不过如此,母亲的唠叨烈日下的奔波都可忽略不计。
  一切已就绪,
  只待锅上走。
  我又变成了“八十万禁军灶头”,灶前的我鼻头上沁着细密的汗珠,眼睛紧盯锅里的反应,旺火急火慢火要及时做出调整,否则会前功尽弃。我很紧张,耳边依然有母亲的絮叨,“你看看,费这个事”,说了一遍又一遍,我就纳闷了,母亲怎么就感觉不到七夕节的快乐呢!后来才懂得,痛失了我的姐姐她如何快乐,尤其是在节日里。
  待理解了母亲,就更加向往曾经的七月七,有争执,更怀念。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张彦波:观钓有感
·马老汉上电记
·从严治党这五年
·细微之处见真情
·杨良波:太行山写生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喜迎十九大 党旗万里行”活动走进文登
文登:消防安全知识培训进市场
 ·热点新闻                            更多 >>
版权所有© 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政府 Email:wd80577@126.com 联系电话:0631-8462902 8483018
文登政府网原创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文登政府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14015265号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0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