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培国:云中山雄鹰(上)

发布时间:2017-9-4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云中雄伟,
  纵横晋北。
  山环水绕,
  连绵百里。
  《云中山》一诗乃余为云中山所赋。
  当兵之前,余对山西之中条山和云中山概念不清,印象不深,两山名称都有一个“中”字;当兵之后,方知中条山位于晋西南,以“抗战”闻名;云中山位于晋西北,因“云雾”著称——二者皆为古战场。
  初闻云中山,缘由军旅作家李本深之一篇课文《丰碑》,文中讲述当年红军顶风冒雪行军于大冰坨般云中山上,尺深冰雪,饥寒交至,一位军需处长衣着单薄,脚蹬单鞋,把棉衣分给战友,自己被风雪严寒活活冻死。故事感人,情节生动,将士感佩,致上军礼。
  多年以后,余和众多战友,当兵就在这片英雄土地——山西原平云中山上,开始着数年军旅生涯——站岗放哨,火车押运,保管器材,发往各地,具体包括稍息立正,齐步正步,整理内物,实弹射击,刺杀格斗,紧急集合,野营拉练,阅兵训练……
  部队生活,八字概括: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白天站岗,群山哨所,交叉互应,其中门卫站岗最为神圣,最为庄严。门卫岗哨,每个班级值勤四个月,余和全班战士,因为站姿标准荣获嘉奖,可谓雷打不动,风雨无阻,余赋《哨兵》诗云:“一枪站天涯,高岗立关门。戎装护国土,野色入苍穹。”
  夜间站岗,除门卫哨兵固定不变,山上哨楼和火车站台皆为流动巡逻,守卫库区,余赋《忆军忆》诗云:“百里无人烟,千军来戍边。营房苏俄式,库区花果山。”
  云中山位于晋西北,吕梁山北段分支,呈东北——西南走向,山势嵯峨,原始地貌,峡谷纵横,层峦叠嶂,因山中云雾缭绕,似白纱霓裳,云遮雾罩,山峰时隐时现而得名。主峰老君洞位于原平西北,海拔2393米,群峰卓立,云山雾海,山川密布,千沟万壑。
  原部队玉皇峁方圆百里,近无人烟,云山千重,疾风万里,原始生态,自然风光,山峦叠翠,虎踞龙盘,古木森森,山林莽莽,高山峨峨,涧水淙淙,北眺恒山之余脉,南望太行之雄壮,东临五台之清凉,西承吕梁之巍然——燕赵大地,千古悠远。
  原库区营房始建于建国初期,前苏联援建,从营房到库房,从公路到铁路,从群山哨台到周边铁丝网,包括山洞暗堡,皆与自然山水浑然一体,自然天成。一山一水一幅画,一草一木一景观,但见:云山苍苍,雾海茫茫,部队神圣,巍然中央——九十九座山峰紧相连。
  云中山是植物王国,沿海拔高低依次生长油松林、白桦林、云杉林、白杨林、核桃林、桃树林、柳树林、灌木丛等,荆棘遍野,山花遍地,百草丰茂,千树繁华。在此山青水秀桃红柳绿之地站岗放哨,心中自然响起蒋大为那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云中山是动物世界,沿海拔高低依次生长鹰、雁、雕、鹿、狼、狍、獾、狐狸、野鸡、野兔、松鼠、啄木鸟、蛇、燕、雀,尤其那种体型巨大之鹰雕,双腿长毛(鹰腿无毛),双爪铁勾,双翼两米,双目千里,长喙弯刀,高空振翅,盘旋翱翔,长时间在天空一动不动,寻找地面目标,令人羡叹,恨不能胁生双翼,共飞蓝天,自由飞翔,饱览河山。在此百鸟欢唱百兽欢跳之地站岗放哨,心中自然响起阎维文那首:“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岗旁…… ”
  一年四季站岗放哨,一年四季不同风光,自然形成一年四季色彩不同之画面:
  春日站岗——春风习习,春水潺潺,百草含青,千山一秀,柳絮纷飞,山花烂漫,万绿丛中,百花绽放,高山倚背,沟川在谷,冬无严寒,夏无炎暑,此时此地站岗放哨,人如游走在仙境花果山。当时余突发奇想:如把水果套上塑纸,定能增光加热。多年以后,人们果然把苹果套上纸袋,增加产量。余赋《咏云中》诗云:“云雾绕山峰,涧水流沟川。巡逻库区路,人走鹰雕飞。”
  夏日站岗——黑夜属于自我,白日属于世界。最美夏夜,满天星斗,河汉银瀑,百虫呢喃,四野寂静,余赋《望星空》诗云:“人立盛夏天,四野静悄悄。夜幕垂地后,明月众星中。”最险夏夜,雷雨季节,大雨滂沱,山洪暴涨,雷声大作,电闪雷鸣,咔嚓声中,闪电划破夜空,照亮天地,茫茫山野顿时无遮无拦,更无绝缘之处,只好单腿跳跃或“金鸡独立”,以避雷电,当时余突发奇想:若将天上巨大雷电储存,人类用电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恐遭天遣,自然可畏。山石滚落,大树劈杈,野鸟怪叫,野兽哀嚎,回荡山谷,震人心魄。个别新兵不敢独自下山,余陪他一同持枪巡逻,子弹上膛,刺刀闪亮;先电闪,后雷鸣,根据闪电明暗,判断雷声远近,但见:霹雳惊山川,闪电划太空。上天雷公怒,蛟龙舞四方。余赋《雨夜哨兵》诗云:“闪电劈树炸雷光,哨兵折刺倒背枪。铁律巡逻军需库,任凭大雨倾盆浇。”
  秋日站岗——山抹紫云,云倚长空。云铺绮丽,霞叠瑰秀。凛凛英气,雄雄剑光。秋风乍起,草木萧瑟。秋水长天,一片苍茫。满山红叶似彩霞,祖国山河一片红。玉皇峁周围山谷红叶满坡,尤其孙家坪一带红叶谷,较之北京香山红叶毫不逊色,相比之下更加野性自然,只是名气不大,“娇在深山人未识,默默生长天地间”。那大片红谷如同红海,漫山遍野,似火欲燃,突然想起杜甫诗云“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今春看又过,何时是归年。”
  冬日站岗——两个小时山谷站岗,余时常不穿大衣,当时突发奇想:高寒地带,若将人体呼出热气和自身热量收集不散,循环护体,战士严冬站岗,将不惧严寒。那时青春年少,血气方刚,寒夜里一边警惕巡逻,一边舞动钢枪,那条56式半自动步枪耍得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可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年少壮岁颇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豪迈,余赋《雪中哨兵》诗云:“寒月凌空霄,山河壮我胸。心随雪花舞,北国好风光。”
  新兵怕哨,老兵怕号,此话部队流传久远。其实,对于军人而言并非是怕,而是号声就是命令,哨声就是行动。
  一次新兵训练,夜半时分紧急集合,那一阵阵“嘟嘟”哨声就是命令,就是号角,全连战士闪电般起床穿衣,武装披挂,看谁又快又好,检验部队是否“拉得出,打得赢”,是否“军事过硬,保障有力”。在连长刘占勉带领下,全连出动由军营上公路,跑铁路爬山路,动作轻稳,步履轻快,五公里越野余全程钢枪贴身,紧跟连长不差半步。队伍跑步就这性质,体能越好越靠前,体能越差越掉队。铁路远比公路难跑,铁轨枕木间距75公分,漫步尚好,跑步显小,跨双显大,路基石子和两条窄窄铁轨更是难跑,双腿高擎矮放,黑夜中连长几次回头,几次看到余在身后,不由得暗自首肯。自入伍部队,到退伍还乡,余和连长彼此钦敬,神交已久。老连长英气干练,文武足备,余之一生视为兄长,视为知己。
  二次是刘连长带领全连野营拉练,目的地是西北云中山主峰之一玉皇峁。部队由营区出二号哨所,沿条条沟谷,上座座山脉,途中经过瀑布、峡谷、古庙遗址、人工洞穴——想必从前那位高人与世无争,在此隐居修行,得道成仙,不知所踪,“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信念是修行之人一生追求向住,而军人信念就是保家卫国而无它。(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孙爱妮:有争执,更怀念
·张彦波:观钓有感
·马老汉上电记
·从严治党这五年
·细微之处见真情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喜迎十九大 党旗万里行”活动走进文登
文登:消防安全知识培训进市场
 ·热点新闻                            更多 >>
版权所有© 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政府 Email:wd80577@126.com 联系电话:0631-8462902 8483018
文登政府网原创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文登政府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14015265号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0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