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时进士于涟: 居功不自傲 连升十一级

发布时间:2017-9-8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位于文登学公园的于涟浮雕像。



清诗总集《清诗汇》收录有于涟的简介和《秋日道中》诗。



 
尤侗老人创作的《贺于吏部四世荣封一品序》,收录于其传世名著《西堂杂俎》之中。

林涛


  大家平时喜欢用“连升三级”形容一个人的官职升迁极快。在封建社会,连升三级者有之,可连升四级五级及以上者,却是凤毛麟角。
  清朝康熙年间,有一位官员竟然连升十一级,敕授光禄大夫,晋阶正一品,且上溯三代均赠正一品,康熙皇帝还特意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封赠大典,实为封建社会官场上的奇迹。
  这位官员,就是文登籍进士于涟。

  (一)

  于涟(1630年~1683年),一作于琏,字清漪,号桐江,生于文登大水泊村一个书香世家。
  于涟的曾祖父于东齐,天性孝友,两位兄长早逝,遗有六个子女,他均抚如己出,悉心照料。他宅心仁厚,乐善好施,明万历丙辰年(1616年),文登发生灾荒,他捐粮数百石赈济灾民,救人无数。
  于涟的祖父于应第,号台联,明崇祯年间岁贡,史称“积学笃行,士林有声”。他崇善尚德,扶贫济困,倾心学问,诗书传家,奠定了大水泊于氏文化家族的辉煌之基,其子嗣创造了“父子同科登榜”“一门三进士”的科举佳话。
  于涟的父辈兄弟四个,其中两位进士、一位举人、一位拔贡。伯父于鹏翚,字负青,清顺治二年(1645年)拔贡,后任福建仙游县知县;父亲于鹏翰,字六息,号山白,顺治三年(1646年)乡试中举,顺治十二年(1655年)与子于涟同登进士榜,后任江西峡江县知县;叔父于鹏翀,字圣庵,顺治二年(1645年)乡试中举,顺治九年(1652年)荣登壬辰科进士榜,因父母年迈,不忍远任,改授山东灵山卫学博;叔父于鹏翥,顺治二年(1645年)与兄于鹏翀一同考中举人,后任湖北英山县知县。
  于涟自幼受家庭文化薰陶,聪明伶俐,勤奋好学。顺治五年(1648年),于涟参加乡试,高中举人,是时年仅十九;顺治十二年(1655年),26岁的于涟又与父亲于鹏翰一同赴京参加会试,结果双双高中进士,是为文登“一榜七进士”之一(《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将于涟列为顺治十五年戊戌科二甲第五十三名进士,而未列入顺治十二年乙未科进士榜。据《于氏谱书》记载,于涟与父亲于鹏翰一同参加乙未科会试,并双双成为贡士,为避“父子同年”之讳,遂诏准于涟参加戊戌科殿试)。

  (二)

  于涟中进士后,经吏部考核授云南省楚雄府推官。楚雄府为少数民族聚居之地,是时蛮荒未化,民风彪悍,多有疑难案件。于涟到任后,明察秋毫,剖疑释难,破获了一大批要案大案,民风大变,郡无冤民,百姓皆感其德。云南巡抚和按察使十分欣赏于涟的才干,将其留于省城,凡有难破之案,均委托他来审理。
  当时,平西王吴三桂镇守云贵,专横跋扈,唯我独尊,云南巡抚高某违逆其意,吴三桂便上疏弹劾其过失,欲置高某于极刑。于涟冒死叩见吴三桂,从容言道:“巡抚是封疆大臣,违反王意而遭受刑法,把公论置于何地?”吴三桂仔细思忖后,认为于涟言之有理,遂罢,巡抚高某从而得以保全。
  父亲于鹏翰病故后,于涟辞职回乡丁忧。三年服阕,补任陕西凤翔府推官。在任期间,于涟听断明决,公正廉明,未尝任独见徇私情,未曾致枉一人之命。后因裁缺,于涟返回原籍。秦人刻石立碑,记其功德。
  于涟回乡后不久,授任四川崇宁县知县,因裁缺未赴任,旋补浙江义乌县知县。到任后,于涟以仁爱宽厚为怀,关心百姓疾苦,兴学校、重孝悌,劝农桑、息争讼,除弊端、树新政。数月后,全县政简刑清,义乌百姓都称他为“神君”。
  于涟重视地方志的编纂工作。康熙十二年(1673年),适朝廷辑修《大清一统志》,于涟亲自主持编纂《义乌县志》,“补成而上之,采其绪论,集成良史”。志稿计二十卷,史称“康熙本《义乌县志》”,惜遇“三藩”叛乱,原稿散失未及刊行,但所存抄略,对后世修编义乌县志多有裨益。

  (三)

  康熙十二年(1673年),清廷下诏裁撤“三藩”。十一月(农历,下同),平西王吴三桂首先在云南起兵反清,“三藩之乱”始起。
  康熙十三年(1674年)三月,靖南王耿精忠响应吴三桂在福建起兵,兵分三路向北征伐:东路攻浙江温州、台州、处州,中路攻浙江金华、衢州,西路攻江西广信、建昌、饶州。一时间,耿精忠聚集数十万将士,攻城掠地,势不可挡,相继攻陷浙江江山、平阳、金华、诸暨及江西石城、安徽徽州、祁门等地。义乌县城既无城墙可挡,又无将士可战,很快陷于敌手,百姓纷纷逃散。当时浙闽总督李之芳驻兵仙霞岭,于涟带着几个随从赶到大营请求援兵。李之芳拨给他三千兵马,于涟亲自指挥着这三千兵马,对叛军一边剿杀一边劝抚,不几日便收复了义乌。义乌县收复了,可邻近几县依然处于顽寇的兵刃之下。为使黎民百姓免遭涂炭,于涟又主动请缨,独自深入叛军大营游说劝降。他一边宣谕朝廷旨意,一边分析形势,晓以利害,恩威并施。在他的游说下,叛军纷纷倒戈归顺朝廷。他以一人之功,兵不血刃地解除了义乌周边几县的危机。可是,这些功绩却被一位旗官所冒领,致使于涟抑而不显。
  关于这段历史,史书上的记载大多是寥寥几笔轻描淡写,就连文登籍进士、曾任江南句容县知县的丛大为在《特授光禄大夫桐江于君墓表》中,也只记为:“值耿逆倡乱,闽浙无宁宇,萑苻(指叛军)之族,视乌为几上肉耳。而请师固圉(加固防御工事),剿抚兼用,经济之略,见诸折冲(指与敌周旋谈判)矣。”再看看清朝著名文学家尤侗所著的《贺于吏部四世荣封一品序》,文中曰:“公以白面书生、黑头(形容年轻)县令,磨盾草檄(指在盾牌把手上磨墨作檄文),叱咤而定机谋;策马乘墉(守卫疆域),涕泣而陈祸福。先声所指,暴客投戈;大义相加,凶徒解甲。折冲樽俎(指不用武力而在谈判中制敌取胜),三军之刁斗无惊;复业田庐,万户之耰锄有喜。功斯大矣!”说的是多么的轻松啊,大有“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淡定和从容。
  可是,在这场书生与强贼的对决中,真的是探囊取物唾手可得和和气气波澜不惊吗?试想,于涟时年四十有五,本是一介书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七品县令,手下也仅有借来的三千兵士,而他面对的,却是成千上万如狼似虎的“貔虎”之师,而且当时叛军战势正盛,“金华洞府,忽成伏莽之场;锦绣川湖,尽作负隅之窟。貔虎争驱于戏下,舳舻转运于行间”(尤侗语),孤身一人深入叛军大营,无异于“羊入虎穴”,于涟随时都有被砍掉脑袋的危险。孤胆深入敌巢劝抚招降,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侠义、自信和智慧啊!其间经历了怎样的惊心动魄,岂是寥寥数语所能描述得了?当他经历了九死一生劝降成功,所有的军功却被一位八旗官员所冒领,而他不争不恼淡然视之,又有着何其博大的胸怀?纵然我有生花妙笔,也实难书矣!尤侗老人一句“功斯大矣”,说的有点单薄了吧?
  于涟的功德,义乌百姓铭记于心。义乌任职三载,乡民缙绅相继为他建造了三所生祠,供奉其长生牌位。义乌百姓以这种最朴素最虔诚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这位父母官的尊崇与祈愿。
  浮云焉能永蔽日?康熙十四年(1675年),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康熙皇帝先是震惊后是感佩:侠肝义胆,居功不傲!他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竟有如此的胆量、气魄和胸怀。升!升!升!连升十一级,钦赐蟒服,敕赠光禄大夫(散官),晋阶正一品,取补户部云南司主事(正六品),转吏部文选清吏司主事,再升吏部员外郎(从五品),转郎中(正五品)。同时,四代封赠正一品,于涟的曾祖父于东齐、祖父于应第、父亲于鹏翰一同追授为光禄大夫。康熙皇帝还亲自颁诏,在京城为于涟隆重举行了追功嘉奖敕封大典。一时间,朝野轰动,名流元老纷纷诗词歌颂,就连被康熙皇帝赞之为“老名士”的尤侗老人,也欣然创作了《贺于吏部四世荣封一品序》,并收录于其传世名著《西堂杂俎》之中。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于涟连升十一级,晋阶正一品,是为散官晋阶。散官是有官名而无职事的官称,与职官相对应。汉朝时,朝廷有时对高级文武官员于正式官职外另加“位亚三司”“仪同三司”等名号,以示尊崇。后来各朝沿用,隋朝始定散官名称,加给文武重臣,皆无实际职权。以后各朝虽有变化,但大同小异。职官与散官官阶品级不一定一致,有时散官官阶低但正式官职高,有时则相反。明朝以前,官员地位、俸禄等一般按散官官阶品级定,到了明清,则按职官官阶定,散官仅存名号。于涟封赠的正一品“光禄大夫”是散官名号,他的实际职务是正五品的“吏部郎中”。尤侗在《贺于吏部四世荣封一品序》中祝福道:“他日即真,更上三台。”就是祝愿于涟由散官一品荣登职官一品。若不是于涟因病早逝,后来很有可能晋升真正的一品大员。)

  (四)

  荣辱不惊的于涟,晋阶后依然克勤克勉尽职尽责。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由于长期劳累,积劳成疾,于涟辞职归乡。一年后,卒于家中,享年54岁。
  于涟生性慷慨豪爽,为人质朴无华,不饰边幅,不拘小节,不夸己长,不形人短。为官二十三载,未受一丝贿赂,未枉一人性命。其在《感遇诗》中有言:“清白奉家教,不贪即为孝”,实为其真实心迹。
  于涟妻宋氏、谢氏,俱诰封一品夫人。
  于涟生有四个儿子,皆学有所成,其中一个举人两个贡生一个诸生。长子于师善,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准贡生,早卒;次子于志学,诸生,早卒;三子于念祖,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岁贡生;四子于绍祖,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举人,拣选知县。于涟另有一女,嫁顺治十二年进士刘煇(“一榜七进士”之一)次子刘一中。
  于涟喜藏书, 后经其子于念祖、于绍祖的不断增加补充, 至孙子于式敷时,已达万卷之多。
  于涟善作诗,著有诗稿《霞园诗草》等数卷,惜未刊印。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进士、后任民国大总统的徐世昌编著的清诗总集《清诗汇》(又名《晚晴簃诗汇》),汇集了几乎所有清代著名诗人的代表作,其中收录有于涟的简介和《秋日道中》诗:“左辅遥天塞雁过,回看秋色近如何。岂因白发高怀减,偏为黄花客思多。风雨蓟门羞老大,梦魂衡宇滞关河。干戈闻道消吴楚,不必登临始放歌。”
  于涟《风雨诗》:“风雨夜来深,槐花覆茅屋。花落亦有时,何必苦相逐。人生能几何,悲欢如转轴。前丘陵,后川谷;鸟高飞,鱼潜伏;黄粱未醒饭已熟。庸庸多厚福,长此媚幽独。”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北京,北京 (下)
·北京,北京 (上)
·牟培国:云中山雄鹰(上)
·孙爱妮:有争执,更怀念
·张彦波:观钓有感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喜迎十九大 党旗万里行”活动走进文登
文登:消防安全知识培训进市场
 ·热点新闻                            更多 >>
版权所有© 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政府 Email:wd80577@126.com 联系电话:0631-8462902 8483018
文登政府网原创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文登政府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14015265号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067号